Kenneth 發表於 2015-6-8 16:14:32

Player: Kenneth
Character: 比提登寶 (Beatty Dumble)
Race: Human
Gender: Male
Class: Fighter 1
Alignment: N


背景:

雖然名字是比提,比提可是個百分之百的男人。

比提自小無父無母,在布尼亞城中一家盔甲武器舖中當幫工,同時學習當一個盔甲武器匠。

可是,當比提約十歲時,布尼亞城發生瘟疫,他的僱主和其家人亦不幸染上瘟疫過世,比提和其他幫工只好另覓出路。

可幸當時布尼亞正需人手,見比提身體壯健,尚算聰明靈利,一貴族家留他當下人,替他們保養盔甲武器。

只是,當時政治環境急速轉變,貴族亦不能幸免,那些新來的,不是必需的下人亦失去其工作機會,比提亦在工作一年多後被裁撤。

幸好比提辦事認真,前東家便介紹他到布尼亞的騎士團中當待從,希望找到新的出路。

不過,比提的出身只是個盔甲武器匠學徒,身份地位比不上其他來這裏當見習的貴族子弟,因此他受盡欺凌,待從工作只如其他下人般服侍其他人。

原來作為騎士團待從的人,應有機會學習當一個騎士,可是,比提卻只能為其他人上盔甲,提武器,負重物,如步兵般跟在騎士後面跑著。

但比提仍堅持下去,希望有朝一天可以有見習的機會,但是直到最後,騎士團以比提超齡為由,把比提辭退了。

比提無奈之下,只好到加蘭斯碰運氣,但最後,不是一些人覺得比提已經過了當幫工的年齡,便盡是給人欺侮,白白當免費勞工。

在徬徨無助之際,想起從前騎士團看不起的那些流連於加蘭斯一帶的污合之眾,散兵游勇,或者被人稱為冒險者的一群人,心想左右是死,不如用上從前受欺凌時所學到的技能為自己打拼。

下定決心之後,比提把前騎士團主人賞賜的破爛盔甲,折損武器修理好,把多餘的賣掉,把需要的穿上,投身他未知的世界。

henry 發表於 2015-6-26 16:24:34

Player: 小櫻
Character: 天宮.瞳
Race: Human
Gender: Female
Class: Wizard 1
Alignment: NG

背景

聽說這是施放魔法的觸媒, 有了這樣的魔法棒就可以施放法術了.
據說我出生的地方本來是個風景優美的地方, 可惜戰爭把一切都改變了. 父親大人帶著我們一家三口來到北方定居.
爸爸在城中當了圖書館的職員, 有穩定的收入, 順利地把我跟哥哥養肓成人.
自從到了加蘭斯學院學習, 我開始喜歡上魔法這一個題目, 並慢慢掌握了它的知識!
幾經辛苦才求爸爸讓我入讀加蘭斯魔法學院.
最近我終於學成回來. 我決定要出外冒險!!!! 冒險!!!!

Kenneth 發表於 2015-7-2 17:04:41

Player: Kenneth
Character: 傅飛鳳(Fu Fei Feng)
Race: Human
Gender: Female
Class: Monk 1
Alignment: LG


背景:

傅飛鳳出生於晴空武學世家,然而,她不齒家人用卑鄙的手段,或是利誘,或是要脅等方法擴展勢力,為免自己同流合污,當可以自力更生的年紀,傅飛鳳便離家出走。

傅飛鳳從小便愛上醫術,雖然她的家中有一些醫學典籍,然而,當她嘗試鑽研裏面的內容,卻發現總是殘缺不全,問到爺爺有關典籍的情況,爺爺總是回答這些祖上流傳下來的醫書沒甚麼用途所以沒人理會。

這些一麟半爪的內容總是滿足不了傅飛鳳對醫術的熱愛,因此當她離開了老家,便四處找大夫當他們的助手,希望從中可以學到更多醫學知識。

雖然已經離家,傅飛鳳仍不時在其他人的口中得知家人的行徑,得知他們為了擴展勢力,竟派人滲透入泰極門之中嘗試吞併它,可是被泰極門門主蔣千峰識破,他的家人一怒之下竟使用禁術,運用趕屍術大舉攻打泰極門,此舉卻犯下武林禁忌,被名門正派視為邪派所為,最後更被名門正派聯合起來一舉殲滅。

雖然家人及其家僕經已死盡,老家亦已被移平,但傅飛鳳沒有怪責任何人的意思,因為畢竟是家人咎由自取,使用禁術在先,怪不得人。

傅飛鳳只知家人從前作惡多端,為了彌補他們的過錯,減少他們的罪孽,傅飛鳳只希望四處遊歷,用她的醫術造福更多的人。

Dainherbs 發表於 2015-7-2 17:26:17

本帖最後由 Dainherbs 於 2015-7-9 14:31 編輯

Player: 賢
Character: 小禮
Race: Human
Gender: Female
Class : Sor 1
Alignment: CN

背景:

又一個天生可愛的小女孩. 做事懶洋洋的, 在懶惰為發明之母的作用下, 發現自己可以用意志力(?)黎區使事物 . 令人生可以更懶, 活得更美好~
可是卻因為又懶又不愛做運動, 個子不太高, 當自覺身材矮少時已為時以晚.
雖則口邊掛著冇所謂...但實則因此常比人取笑, 日久而變得對事物顯得不耐煩...
後來為了由被村子的三姑八婆指指點點, 一下子什麼也不理就自行離開村莊到城中生活...

--------------------------------------------------------------------------------------------

9 -
5 - Floating Disk, Mage Armor, Magic Missile, Shield, Unseen Servant
4 - Knock, See Invisibility, Shatter, Gust of Wind
3 - Dispel Magic, Mage Armor Greater, Tiny Hut
2 - Ice Storm, Orb of Force
1 - Wall of Force

12 - 2,3,4,5 : Defenestrating Sphere, Protection from Energy, Rope Trick, Telekinesis
13 - 6 : Forceful Hand
14 - 4,5,6 : Refusal, Repulsion, Resilient Sphere
15 - 7 : Forcecage

Yimanuel 發表於 2015-7-3 02:12:03

本帖最後由 Yimanuel 於 2015-7-3 02:23 編輯

Player: Man
Character: 哲古華拉
Race: Human
Gender: Male
Class: Barbarian 2
Alignment: Chaotic Neutral


背景故事:

在郊外一小村落座落較偏僻的小屋中,哲古華拉從小到大就被當作奴隸一般養育。在無數的鞭打之下,哲古華拉曾多次被打得皮開肉綻,每一次徘徊在生死邊緣後,也表現得更加服從。也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他就這樣熬了十多年。

跟平日一樣,哲古華拉在午時走到了森林去砍柴。這一天天上卻是烏雲密佈,風也是刮得不尋常的大,如同飛針般刺痛著他的臉,但他只是面不改容的砍著柴。

「救命啊!」

突然,不遠之處傳來了求救的聲音,聽起來是男人的聲音,哲古四處張望,看到一個人影半趟在地。野狗們則是緩步的向人影走近。

「不…不要過來!有誰可以來救我嗎!?」

哲古不由分說拿起柴斧往野狗丟,就這樣砍中了其中一隻的頸項。其餘的野狗停下腳步,轉身往哲古看去,野狗們四肢用力伸直、抓著地面,發出低吼聲,顯得遲疑不決。

哲古先緩緩的向野狗們走,然後慢慢加速。

「汪!」

一聲狗吠,野狗們猛地向哲古撲上去。哲古用盡力直直奔跑,雙臂掩頭,撞開了路徑上的兩隻野狗,但是兩條手臂亦同時掛彩,受傷不淺。哲古抵達了目的地,把狗頭上的斧頭拔了起來。

風停下了,滿身鮮血的哲古跪在野狗們的屍首中間,昂起頭來,天空突然下起雨來,像是要為哲古洗去身上的血跡,但是血跡並沒有褪去。

哲古就這樣呆了不知多久,雨終於停了下來,烏雲也終於退去。

「真厲害呢,竟然獨力殺死了五隻野狗。」

突然又傳來了一把男聲。

哲古神情呆滯的往聲音看去,看見了一名正微笑著的男子,男子看上去只有二十來歲,衣裝跟先前的人影一模一樣。

「來,我先帶你去療傷吧,恩公。」

男子扶起了哲古,哲古卻陷入昏迷。

醒過來後,哲古坐了起來,發現自己正在一個大型帳篷之內,陽光透進帳篷,哲古由陽光的強度與周遭的溫和推斷時間應該還是早上,而自己的身體也被妥妥的包紮。

男子剛好進了帳篷。

「啊,你醒來了,你昏迷足足三天了。」

「那即是我沒幹三天的活了…」

「你第一時間想起的竟是幹活的事啊?這種被奴役的生活就是你的人生嗎?」男子微笑著問。

哲古顯得疑惑,自己應該沒有說過任何關於自己的事才對。但又在想,可能是自己迷糊間說漏了嘴。

「難道沒想過反抗嗎?」

「我反抗不了…」哲古腦海裡正回想著十多年被虐打的生活,一股無力感湧上心頭。

「他們會比五隻野狗還要強嗎?我可以擔保那兩個廢物加起來也不是你的對手。難道你不渴望被釋放嗎?」

「我是時候走了…」哲古站起身來道。

「先把這碗藥喝掉吧。」

雖然對方是個陌生人,但好歹照顧了自己三天,哲古推斷對方也不是甚麼壞人,因此不虞有詐,一口把藥喝掉。

「你的斧頭壞了,拿這個走吧。好了,我送你離開吧。」

男子把哲古送到帳篷外,哲古當下就認出了這是森林中的一個湖。

「懂得回去嗎?」

「嗯,謝謝你的照顧了。」

「說甚麼呢,你可是救了我的命啊。」

在回村莊的路途上,哲古就像著了魔般,喃喃自語。

回過神來,哲古看到眼前滿是鮮血,鼻子則嗅到一陣血腥味,一男一女的身體裂開倒在血泊中。哲古看向屍體上的斧頭,卻沒有憶起任何事來。

回復意識後,哲古第一時間就拿著替換的衣服往村內的小河洗澡。

回到小屋之中,哲古用破布抹去了斧頭上的血跡後,拿走了家中的財物、食物便從屋後的山路離開了村莊。

回到湖邊,帳幕不見了,那名青年亦已經不見人影。

野獸終於掙脫了鎖鏈,向著未知的世界找尋屬於自己的居所。

Yimanuel 發表於 2015-7-3 02:49:00

Player: Man
Character: 李白
Race: Half-elf
Gender: Male
Class: Bard 1
Alignment: True Neutral


背景故事:


李白自小在孤兒院中長大,直至一天才跟另外幾個小孩被一位吟遊詩人領養。一行人雖然到

處流浪,沒有任何居所,但三餐尚算吃得溫飽,每天都過得非快樂。

過了一段日子,幾名孤兒都因應自己的天賦,被送到了不同的地方當學徒,只有李白被認為

具有吟遊詩人的天資,被留在身邊。

李白迎來成年的一夜凌晨,他跟師傅比酒,雙方都醉得一蹋糊塗,兩名吟遊詩人甚至在凌晨

時分弄出了一個派對來。整座城的熱鬧氛圍到了清晨才完全退去。到了中午,李白在旅館中

醒來,看到桌子上多了一張紙條。

白:
你已經是一個吟遊詩人了,這些年來我過得很快樂…
但我們要在這裡訣別了,作為一個吟遊詩人,你要去見識更多,要進行更多冒險。
我的心也依舊追求著自由,大概我並不是當父母的料吧。
就這樣吧,有機會再在街上弄場派對吧。
師傅上

李白這才醒起自己從來不知道師傅的名字,不禁苦笑起來。

打開窗戶,李白的眼望著陽光下的城鎮,微微的笑著。

Dainherbs 發表於 2015-7-3 09:54:54

本帖最後由 Dainherbs 於 2015-7-7 15:06 編輯

Player: 賢
Character: 小黎
Race: Human
Gender: Female
Class : Sor 1
Alignment: CN

背景: (又一個變態的角色)

再一個天生可愛的小女孩. 除了不喜歡自已親力親為外, 其實也算是滿不錯的...
因為她不知何時開始, 有一種把力量交給他人的能力, 漸漸地就習慣將力量交給他人之後, 自已就呆看別人工作.
可能就因為常常把能力給予他人... 就連身高, 身材也..
心中那份對自已飛機場蘿莉身型的屈悶, 決意去嘗試尋求解決既方法 / 發洩~

暫定 :
1 - Resistance, Light, Detect Poison, Mending, Mage Armor, Enlarge Person
2 - Message
3 - Magic Weapon
4 - Sonic Weapon, Prestidigitation
5 - Cat’s Grace, Endure Elements
6 - Haste, Detect Magic
7 - Displacement, Darkvision, Feather Fall
8 - Greater Invisibility, Read Magic
9 - Stoneskin, Keen Edge, Spider Climb
10 - Overland Flight, Open/Close

vickyming 發表於 2015-7-4 14:26:57

本帖最後由 vickyming 於 2015-7-4 14:28 編輯

故事有點長...還望大家見諒....

Player: vicky
Character: 小雪
Race: Human
Gender: female
Class: Fighter 1
Alignment: netural

狐狸常常被喻為狡猾﹑自私的動物,因為他們比較聰明且常常以自己利益為出發點,我想...這些都不能套用在我身上,我常常被所謂的同伴說我笨。

我…是一隻住在隱世村莊的小狐狸,村莊外圍有一條連結繩,因此沒有外族會來到這個地域,而我們世世代代也沒踏出外面的世界,我常常走到那連結繩前呆望著,因為對我來說外面的世界充滿新奇,真的很想能走出去…公公離世前曾萬分叮囑我不能走出外面,說外面世界很危險,什麼連結繩內有什麼魔力,不能打破。發呆了一會,心想還是早點去狐仙廟拜拜,拜完就早點回家,不想與某討厭的狐狸相遇,她….常常笑我….沒親人,對阿…家裡只有我一人…我不是過得還好嗎?想了想苦笑著,如果是好就不用每天來求狐仙大人了。

「狐仙大人,我是小雪,請狐仙大人收小雪為徒,小雪不想再被人看不起,也想到外面的世界看看。」在神社前跪拜,過了一會看天色已暗就趕快回家,每天來這都是盼望能有天帶著能力離開這裡,讓笑我的狐狸們挖目雙看。

回到家裡發現家裡的東西好像有被動過的痕跡,心想又是那些狐狸來搗亂過,但仔細看又不像被偷走什麼,走進卧室發現多了個人在?女人…為什麼有人類!?她坐起來:「小雪,為什麼那樣子?很驚訝?」 「你是誰,為什麼人類會能進來!?」
「笨小雪,你看清楚,我是你每天在拜的那個哦?我等你很久啦,等到我都在你床上睡著了。」她坐起來露出她那些尾巴,1..2…3…4..5…6.7..8…9有9條的..她是狐仙大人!?「你是狐仙大人!?」我呆呆地望著她…「笨小雪,你不是想我收你為徒嗎?我也希望你能走出這世界去修練…到你成長了之後再來找我吧!?可是….你這個樣子是不行的。」聽到不行這兩個字既失望又氣憤地說「為什麼!?」
「我意思是說他那麼小的身軀不行,我現在把你變成人的樣子讓你容易行動。而且想告訴你,你的父母是因著你的原顧而亡的,你想找回仇人就要努力學習適應外面的生活哦,我想最難適應應該是人類的身軀吧。」 說完之後,我就變成人類了,連站也不穩的我就被帶到連結繩的前面,「笨小雪,來穿上這件袍,別被人發現你的身份,因為你的頭上還有狐狸耳朵,還有眼睛是藍色的,去到外面的世界要加油哦,對啦,先去那個…加蘭斯城吧,去找你的同行者吧!」一下子我就被推到外面,就這樣我就來到加蘭斯城了。好,就這樣我要努力阿!

Yimanuel 發表於 2015-7-13 01:47:01

Player: Man
Character: 猶大
Race: Halfling
Gender: Male
Class: Rouge 1
Alignment: Chaotic Neutral


背景故事:

在一條後巷之中,一名半身人正睡在地上。遊走於記憶之海,那裡並沒有自己名字的由來,最久遠的片段顯示自己還居住在教會孤兒院時,有一名叫詩娜的人類修女跟大家住在一起,自己經常捉弄她,亦經常於事後被她責罰。

鏡頭一轉,又過了好幾年,猶大正在街上替孤兒院買食物。當時城鎮內的宗教鬥爭越演越烈,教堂被燒已經不是甚麼特別的新聞,孤兒院內也充滿著恐怖的氣氛…每天所唱的聖詩並沒有帶來絲毫希望,每一頓飯都是最後一餐,每一秒都是最後一刻…在這種情況之下,猶大的雙眼也無可避免的失去往日活潑的神彩。

回到孤兒院以後,數個小孩正拿著一塊大布包著些甚麼,走近一看,是副人類青少年的軀體,手腕以奇異的角度歪曲著,臉部呈現死灰色並陷了下去。就像已經看慣一樣,猶大只是從旁走過,把食物拿到簡陋的廚房中。

「嗯,回來了嗎?東西放那邊吧。」詩娜修女正在用鍋子煮著些甚麼。
「今天是利瑪呢…」
如同沒有聽到任何聲音一樣,修女一言不發,拿起湯勺往鍋子裡搞拌。
「我們先把敵人幹掉便不怕被殺了吧…」猶大一邊把東西放在桌上,一邊輕描淡寫地道出了可怕的主義。
「你又來了嗎?十多年來你究竟在教會之中學到了甚麼?」聽到了如此可怕的發言,眼前的修女雖然顯得冷靜,但看來也有點無奈。
「善也好,美德也好,這些全都是狗屁!命都沒了,還可以談甚麼?」
「人終有一死,但善是不滅、永恆的。」
「所以我們要就這樣等死嗎?」
「我們不是等死,只是我們應該和平解決這些事,主教不是已經在跟對方談判了嗎?」
「談判?有甚麼進展嗎?我所知道的就只有這邊的人不斷被狙擊而已!那個老不死只是個沒用鬼!」
說罷,猶大便衝出了孤兒院。

不斷的跑,不斷的跑,跑到了杳無人煙的湖邊,大叫一聲後就無力的往後跌倒在草地上。眼睛無法自控的緩緩合上,意識也變得越來越淡薄…

醒過來時,天已昏黑,站起來的時候,發現遠處正閃爍著淡淡的昏暗紅光,紅光之上黑煙蓋天。猶大心知不妙,往城裡直跑。

街道上是一片瘋狂的光景,老主教的頭顱被釘在木柱之上上下晃動。木柱之下的人們,口中所吐出的盡是褻瀆邪妄的惡言。

見到如廝景況,猶大走進了小路。走了一陣子,發現孤兒院門前正堆著一群手拿火炬的人,想要把正門撞破。猶大這又往後門跑,見到修女正在指揮院內的小孩離開。
「大家快點跑到山上去!」
小孩跑光後,修女與猶大四目交投。
「你在幹甚麼,快點跑啊!」
「那你呢?」
「我要留下。」
「那我也要。」
詩娜修女把項鍊除下,塞進猶大的小手。
「這些事就交給大人來吧,你快點上山吧。」
猶大呆呆的看著修女,沒有半點反應。
「走啊!」修女把猶大推開,就進到孤兒院把門關上。

坐在地上的猶大呆了幾秒,回復意識後便往山中狂奔,眼睛則是不斷湧出水滴。

跑了好一陣子,終於筋疲力竭,自然的把手支在樹幹上。回頭看向山下,應是孤兒院的地方如同火龍的口一般發著紅光,在紅光之中又噴出一陣黑霧。

已經不想看,也無法看下去了,猶大在樹底下跪了下來,雙手撐著地下,顯得無力的抖震著。

意識再度開始模糊,醒來之時已經天光。

猶大發現其他小孩都正在自己附近,看來是被甚麼人集中起來。戴上了修女的項鍊,便問問身邊的小孩發生甚麼事。
「是幾個大叔把我們帶到這裡的。」

好一陣子,有幾位長著鬍子的中年男人往這邊走。

其中一名左眼載著眼罩的坐了下來。
「哦,醒了嗎?那現在人齊了,我要說說現在是甚麼情況了。我知道你們是宗教逼害之下的受害者,但是你們打算往後怎樣生活呢?」
沒有任何一個人回答,大概這也不是這種年紀的小孩能回答的問題。
男子又笑著道:「我們是山賊,你們可以投靠這一邊。你們也想向那城鎮報復吧?」
依舊沒有任何回應。
「我就當作你們接受好了,那麼你們就要聽從指揮,好好做事了。」

在山賊的訓練之下,每個小孩都成了身手敏捷,口齒伶俐的竊賊,身為半身人的猶大自然更是出色。但當中也有小孩因不聽話而被打死,也不知道這是一個新生的機會,還是只是另一個地獄…

又過了數年,猶大已經厭倦這種生活,慢慢的厭倦對城鎮作出報復,慢慢地回憶起修女多年的教誨,慢慢的想去看看更廣闊的世界、看看善人的終末…

猶大偷了山賊們的一袋銀子,便走到城鎮的碼頭去,跳到了一艘船上。
「我要坐船。」
「你知道這艘船要去甚麼地方嗎?」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才好。」
「哈哈,小伙子真有意思。」

就這樣,猶大隨著船往未知的世界進發。

Petersin 發表於 2015-7-13 20:41:16

Player: Petersin
Character:霍倫的摩根Morgan of Thorn
Race: Wood Elf
Gender: Male
Class: Ranger 1
Alignment:CG

背景:記憶的開始出現一個小島,我在小島中的一個沙灘向其中一個稻草人揮劍,其間一個人揮動細長的木棍,擊中我的腰部,聽到她指責我揮劍用力不當,我深呼吸後重整姿勢,向稻草人揮劍……
另一段記憶中,我找到一個逆風的位置躲藏在矮樹叢,默默地等待獵物。我時刻留意周圍,提醒自己不能有一絲的鬆懈。不久,有一隻野兔在不遠的樹叢中跳出來,似乎牠沒有發現我,緩緩地吃草。我輕輕地挽弓拈箭,準備向野兔射擊,但突然風向一轉,野兔似乎嗅到我的氣味,立刻逃跑,狩獵本能驅使我放開弓弦,箭筆直地向野兔前進……
這段記憶中,我在大路中與教授我狩獵技巧的人一同行走,這段路上,她所的話語刻在我腦海中:「獵手和冒險者有點相似,接下任務完成工作。」「但我們獵手在任務之上還有一樣不可動搖的原則,就是狩獵對這個世界,居住在這個世界的平民有害的一切,這是我們身為獵手的原則、義務和自豪。」
我眼前的告示版有一個送貨任務,身邊有一個哭求別人幫忙的市民,而我的選擇只有一個。
「你好。我是獵手。請問我可以怎樣幫你?」
頁: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查看完整版本: 角色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