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角色扮演遊戲同好會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3489|回復: 37

有關角色背景

[複製鏈接]

271

主題

1890

帖子

6270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6270
發表於 2015-7-3 14:59:1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有關本遊戲角色背景, 玩家們可以在這邊留下背景, 主持人會另行記錄在背景總覽及WIKI之中.
TRPG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71

主題

1890

帖子

6270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6270
 樓主| 發表於 2015-7-7 15:41:24 | 顯示全部樓層

玩家名稱:adam6318
角色名稱:雷克薩 鋼鐵
種族:Half Orc
陣營:CN
性別:男
職業:Barbarian
年齡:16
身高:6'5
體重:180 lbs
背景:Outlander - Tribal nomad

Personality Trait
I place no stock in wealthy or well-mannered folk. Money and manners won’t save you from a hungry owlbear.
我對看重財富和禮貌的傢伙不屑一顧。它們不能讓你面對一頭飢餓的梟熊。

Ideal
Glory. I must earn glory in battle, for myself and my clan.
光榮。我必須在戰鬥中贏得榮耀,無論是為自己,還是為了宗族。

Bond
My family, clan, or tribe is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n my life, even when they are far from me.
我的家族、宗族或者部落是我生命中最珍貴的,即使我與他們異地相隔。

Flaw
I am slow to trust members of other races, tribes, and societies.
對那些來自其他種族、部落和社會形態的人,我無法很快建立信任。


我生於一個除了我之外都是獸人的部落,直到我懂事問我爸,我才知道我媽是一個人類,因為族人一直都不太認同人類,大概就是我都沒有見過我媽的原因。

我會走會跳的時候就開始接受訓練,目的是為了日後保護部落。我爸是酋長,所以我的訓練,除了要保護部落,還要成為一個強大而族人認同的半獸人。

直到我成年的日子,我爸表示,因為我不是純正的獸人,生性不夠兇殘,要求我接受比起其他酋長更為嚴格的試練,就是要出外冒險,直至到在回來的時候能夠單挑並擊殺酋長。

翌日,我收拾好裝備,跟著指引到達了一個未知的城市,踏上我的旅程‥‥‥

TRPG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71

主題

1890

帖子

6270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6270
 樓主| 發表於 2015-7-7 15:42:04 | 顯示全部樓層
玩家名稱:Ryan
角色名稱:楓霜
種族:Hill Dwarf
陣營:Neutral Good (NG)
性別:男
職業:Cleric (Level 1)
信仰:拉亞(Ra),又稱為光明神;掌管光明,太陽,農作物,豐收,孕肓生命的神。
Domain: Light
年齡:共和紀2172出身
身高:5 feet
體重:140 lbs
背景:acolyte background
Speed: 25 feet
在共和國廣寬的領地裡,出了一位天才的冒險者,名叫希拉,外號「黑貓」。
她身負「神術」、「拳劍」、「魔法」三大絕學,在當打之年,創立了「黑夜之瞳」公會。
「黑貓」希拉雄才偉略,立志要把「黑夜之瞳」成為聞名天下的第一公會,於是四處招攬忠心的能人異仕。
又收了三名入室弟子,親自傳授三人武藝,大弟子便是楓霜。
楓霜入門最早,最得希拉寵愛,獲傳授神術,成為黑夜之瞳的一名神官,主管會內事務,權勢猶大。
為人心地善良,對首領希拉最為忠心。楓霜有一名愛妻名孔慈,她原本是「黑夜之瞳」婢女,他們二人在「黑夜之瞳」日久生情,結為夫婦。
為了提昇「黑夜之瞳」的聲望,於是決定四出遊走,行俠仗義。

str  11                  3
dex  14                7
con  12+2 (14)     4
int  10                 2
wis  15+1 (16)     9
cha  10                2
                    total:27
HP: 11
Proficiency Bonus: +2
AC: 18

Darkvision
Dwarven Resilience.- You have advantage on saving throws against poison, and have resistance
again poison damage
You have proficiency with battleaxe, handaxe, throwing hammer and warhammer
Tool Proficiency choice one: smith's tools, brewer's supplies, or mason's tools
Stonecunning: Whenever you make an intelligence (History) check related to the origin of
stonework, you considered proficient in the History skill and add double your proficiency bonus
to the check, instead of your normal proficiency bonus
Languages: Common, Dwarvish, Draconic, Elvish
Dwarven Toughness. Your hit point max increase by 1, and it increase by 1 every time you gain a
level
Proficiencies:
Armor: Light armor, medium armor, shields
Weapons: All simple weapons
Tools: None
Saving Throws: Wisdom, Charisma
Skills: Medicine, Persuasion, Insight, Religion

Number of cleric spell:Wisdom modifier + cleric level = 4
Spell save DC:8+2+3 = 13
Spell attack modifier = +5
Light Domain Spells:
1st Burning hands, faerie fire
Bonus Cantrip: Light
Warding Flare: When you are attacked by a creature within 30 feet that you can see. Disadvantage
on the attack roll, causing light to flare before the attaker before it hits or misses. number
of times equal to your Wisdom modifer. You regain all expended when finish a long rest
Personality Trait:
I see omens in every event and action. The gods try to speak to us, we jsut need to listen
Ideal:
I always try to help those in need, no matter what the personal cost. (Good)
Bond:
Everything I do is for the common people
Flaw:
I put too much trust in those who wield power within my temple's hierarchy

XP: 180
Equipment:
warhammer 1d8 bludgeoning
dagger 2gp 1d4 piercing  
scale mail AC 14 + Dex (max 2)  
explorer's pack
shield and holy symbol
GP: 25
SP: 100
CP: 4000
TRPG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71

主題

1890

帖子

6270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6270
 樓主| 發表於 2015-7-21 15:40:20 | 顯示全部樓層
岩巴倫司
Lawful Good Male Dwarf
67yrs, 4'3", 156lbs, reddish brown hair & breads, gray eyes, tan skin
Folk Hero Cleric Level 1 of Justice

Str 13 (5), save +1
Dex 10 (2), save +0
Con 14 (7) +2=16, save +3
Int 10 (2), save +0
Wis 15 (9) +1=16, save +5
Cha 10 (2), save +2

AC 18, Init +0, Speed 25, HP 12
Skill: Animal Handling, Medicine, Religion, Survival
Tools Proficiencies: cook's utensils, smith's tools, vehicle (land)
Defining Event: 7
Characteristics: Personality Trait: 1, Ideal: 2, Bond: 5, Flaw: 6
Languages: Common, Dwarvish

Warhammer: +3, 1d8+1 (2-handed 1d10+1) B
Light Crossbow: +2, 1d8 P, 80/320
Sacred Flame: DC 13 Dex SV, 1d8 radiant, 60
Cure Wounds: (1d8+1)/slot lv +5
Healing Word: (1d4+1)/slot lv +5, 60

Drakvision 60ft
Save advantage against poison
Resistance poison damage
Dwarven combat training
Stonecunning

Life Domain
Disciple of life

Spell Slots: 2 x 1st lv

Catrips Known:
0 lv: Guidance, Mending, Sacred Flame
Domain Spell:
1st lv: Bless, Cure Wounds
Spell usually prepared:
1st lv: Command, Healing Word, Protection from Evil & Good, Shield of Faith

Equipment: warhammer, light crossbow, 20 bolts, chain mail, shield, holy symbol, cook's utensils, shovel, iron pot, common cloth, belt pouch, backpack, blanket, 9 candle, tinderbox, alms box, 2 block of incense, censer, vestment, 2 ration, waterskin

Treasure: 20gp, 100sp, 4000cp

XP: 180
TRPG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5

主題

26

帖子

369

積分

英勇冒險者

Rank: 3Rank: 3

積分
369
發表於 2015-8-7 23:59:44 | 顯示全部樓層

玩家名稱:綠
角色名稱:禾洛
種族:Human
陣營:CN
性別:男
職業:Warlock
年齡:22
身高:5'7
體重:150 lbs
背景:Hermit
「啊啊啊啊!!!!!」慘叫聲驚起了林中的飛鳥,在林中採摘植物的老人停下腳步,朝不遠處仍然持續的叫聲走去。
  禾洛雙手抱頭,躺在地上不停地扭動身體,睜大的兩眼帶著恐懼,不停作出無意義的叫聲。不斷掙扎的禾洛慢慢地閉上雙眼,聽著漸漸靠近的腳步聲昏睡過去。
  漸漸清晰的意識,耳邊傳來柴火燃燒的啪啪聲,禾洛迷糊地張開雙眼望著天花板,嘗試坐起來卻發覺四肢乏力,連輕微的動作都做不到。
「喔,醒了啊。」蒼老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禾洛艱難的轉過頭,老人站在床邊對禾洛說:「醒過來就好,醒過來就好,在森林中見到你的時候還以為你
是食了些有毒性的植物呢,把你帶回來之後卻沒發現症狀,所以就調配了一些鎮定劑給你,感覺有好點了吧?」老人檢查了一下他的狀況
「森林?」「嗯?不是你自己走進來嗎?」「不,我不應該在什麼森林的,我應該是在......」說到這裡,禾洛突然發現了很重要的問題
「這裡是那裡?」
「蘭尼斯附近的森林啊,雖然還是要幾天路程。」
「蘭尼斯是那裡?」
「法斯以斯的蘭尼斯啊?年輕人,你難道失憶了?」發覺禾洛的問題有點奇怪,老人關切的問道。
禾洛對上老人的雙眼,沉聲問「那麼,你知道...這個地方嗎?」
一陣沉默,老人用疑惑的語氣,凝視著禾洛「年輕人,你再說一次?」
「我是說......??」禾洛急速地回答他,張開的口卻沒有發出一個音節

老人看著禾洛張開口,焦急的表情似乎不停的回想著,他輕嘆口氣「年輕人,不用心急,因為昏迷造成的短暫失憶是很常見的,你就先在這裡休息一下吧。」
聽著老人的安撫,禾洛稍稍冷靜下來,向老人點了點頭「謝謝你的幫忙,老人家,我叫禾洛,請問你是......?」
「我?我只是普通的老人家罷了。」老人笑了笑,就走出房間了。
在休養期間,禾洛已經從老人口中大約了解到身處的位置和這個世界的常識,又請教老人有關藥物的知識,老人亦樂於解答。經過幾天的休養後,終於可
以下床活動的禾洛和老人到林中採藥,熟悉了四周的環境和分辨植物。
兩個月後,老人留下字條表示他有事要離開一段長時間,並將小屋送給了禾洛,之後就不見蹤影。
時光飛逝,轉眼間禾洛已經在小屋住了數年,與相近村落的村民亦相熟起來,不時替他們看症。禾洛放下手中的書環顧四周,禾洛
覺得無聊了,於是禾洛留下一張字條給老人,向村民們道別,就收拾好行裝向著蘭尼斯出發。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

主題

8

帖子

45

積分

菜鳥

Rank: 1

積分
45
發表於 2015-8-25 01:26:4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阿湛 於 2015-8-25 01:36 編輯

玩家名稱:阿湛
角色名稱:蝌蚪 (Fiddle)
種族:Lightfoot Halfling
陣營:Neutral Good (NG)
性別:男
職業:Bard (Level 1)年齡:22
身高:2' 9"
體重:37 lbs信仰:Milil (God of poetry and song)
背景:Entertainer - Poet
生平:
蝌蚪童年與其他半身人過著一樣的生活,每天都與村中小孩玩耍,有時候會玩音樂,有時候遊山玩水。蝌蚪母親是一個平凡的農民,透過作物維持生計,而蝌蚪家庭的主要收入卻是從身為冒險家的父親提供,但因如此,蝌蚪父親一年只會回家四五次,當時蝌蚪每天最期待的,就是與爸爸多一次相聚,以及再一次從他口中聽到一個又一個扣人心弦的冒險故事。

但自從蝌蚪17歲生日之後,蝌蚪父親便再沒有回家,村民們一開始都避免從蝌蚪面前提起,但後來村民都紛紛叫蝌蚪接受父親遇難的事實。但對蝌蚪而言,他深信他父親仍在四處冒險,他更相信村外的世界有著令父親沉溺其中的吸引力。所以,他下定決心成為一個冒險者。

對蝌蚪而言,冒險的意義不在於權力,也不在於財富,更不在於暴力之中。所以蝌蚪自我修行時沒有拿起一把劍,而是拿起他父親房間中的號角。最後,他成年時,他直接走到村中的酒吧,主動地成為了那裡的旅行詩人的僕人。在成為僕人兩年後,旅行詩人十分欣賞蝌蚪,更把他帶到冒險者公會,希望蝌蚪能夠進一步成長。於是,蝌蚪開始與其他冒險者結伴,踏上了追隨父親背影的道路。

      | Stat  Mod |
Str  |   8     -1   |
Dex |  16     3   |
Con |  12     1   |
Int  |  11     0   |
Wis |  12     1   |
Cha |  16     3   |

Personality Trait:
Whenever I come to a new place, I collect local rumors and spread gossip, I'm always curious.
每當我到訪一個新的地方,我都會收集當地的傳聞及流言,我永遠都是這麼的好奇。
Ideal:
I like seeing the smiles on people’s faces when I perform. That’s all that matters. (Neutral)
我喜歡在我表演時觀眾露出的笑臉,這也是我所重視的。
Bond:
I idolize my father and measure my deeds against that person’s
我將父親當作我的偶像,也將自己的作為與他比較。
Flaw:
I have trouble keeping my true feelings hidden. My sharp tongue lands me in trouble.
我難以將自己真實情感隱藏,毒舌令我陷入困境。
GP:29?
XP:99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

主題

4

帖子

17

積分

菜鳥

Rank: 1

積分
17
發表於 2016-3-2 17:16:04 | 顯示全部樓層
玩家名稱:PH
角色本名:娜坦汀‧啜泣 (Latentin Weeping) / 人類名:汀汀 (Tin Tin) / 藝名:小黑貓(Black Pussy)
種族:Tiefling
陣營:Natural (TN)
性別:女
職業:絲娜神官 (Cleric of Zala)
年齡:18
身高:5'6
體重:120 lbs
背景: Charlatan


「打擾了,伊凡教士。」
「汀汀,先坐下吧。」
伊凡教士坐在辦公桌前,示意我坐在他對面的椅子上,我就聽從他的指示,輕輕地坐下。雖然我大概明白他為什麼要找我來,但是基於禮儀,我還是靜靜等待教士先說話。

「汀汀,你來這裡多久了?」
「已經有兩年了。」
「生活過得好嗎?」
「比以往好多了。」
「介意告訴我妳小時候是怎樣的?妳來了兩年,也鮮有聽到妳談自己的過去,我也想趁這個時間多了解妳。」

伊凡教士雖然年紀稍長,眼神依舊炯炯有神。他那雙堅定不移的眼正視著我那黑色深邃而滲著紫光的雙目,令我有點緊張,我的尾巴不自覺地纏著木椅子的腳。

「來這裡以先,我是一個街童,我一直是一個人過活的。我的父母把我丟棄在街道之上,我也不知是被誰人養活了,然後他又自顧自離去。我只記得八歲那年,我加入了道上一個幫派,替他們擔任小貓,為他們的扒竊能手作掩護。為的,只是一餐溫飽和一片遮頭的瓦。」
~~~~~
「不要,娜坦汀是我們的女兒,她只有八歲,你不可以就這樣賣了她。我來代替她。你要錢,你賣了我就好,你不可以這樣對待我們的女兒呀!」

「妳弄錯了,妳以為我只是賣娜坦汀嗎?我就是要把妳倆都賣了,有一個富商已看中了妳,花店的主人一看娜坦汀就喜歡,說只要把她培訓數年就可以成為台柱。妳倆也前程似錦呀!感謝我吧,不是我你們也沒有這麼的福份。不然你以為當堤夫林很好活嗎?」
XXXXX

「就這樣在街道一直生活,直至星保教士感化妳,把妳帶到絲娜的教會裡?」
「是的,其實一直在街道上當這些鼠竊狗偷之事,我也感到有點內疚。一想到被我引開的人可能因為我們偷竊就失去了一整天的工錢,我是有點不忍的;只是為了生活和性命,我不得不這樣做。如果我不肯做,首領就會把我打至半死,也不會給我飯吃。很痛,很悽涼。」我感到自己有點眼淺,眼眶變得濕潤,回想起以往的事情還是有一點苦澀的味道。伊凡教士也像是有點感動。

~~~~~
「妳不肯接客,我就打死妳!」
我把被子拉到胸口上,雖然手臂滿佈鞭子造成的血痕,但我就是不從,就是不妥協,就是不肯依她們的意思,接受別人以銀幣在我體內取得快樂。第一次完了後那痛徹心肺的感覺,我不願意再次承受。

「別怒別怒,讓我勸勸她好了,先去喝杯茶吧。」
那人輕輕坐在我旁邊,頭髮上佈滿金光閃耀的飾物,身上華麗的袍子,據說是她的熟客送給她的。她是此花店的花魁,她擁有比那隨意打人的鴇婆更大的權力。
「我想妳自己也知道沒辦法可以離開這裡的吧?還是妳有什麼大計?要是有的話,不妨也告訴我,我也想走很久了。」

我搖了搖頭,她順勢就說:「我想妳是被人賣來這裡的吧?賣妳的人是妳的父親是嗎?」

我帶點錯愕地看著她,畢竟能知道我過去的事的人,應該是個很厲害的人物。她續問:「妳恨他們嗎?」

我點了點頭,然後話題就順著她的意思不停前進:「既然妳恨他們,就要報復他們,別讓他們好過。他們只想在我們身體上取樂,但我們不只要讓他們取樂,還是再進一步。妳服侍他們,好像是當一個弱者;但妳要在服侍他們的同時,也要擄走他們的心,令他們愛上妳;當他們愛上妳,就會不自覺的變得依賴妳。妳可以給他們一個媚眼,也可以在適當時候收取。他們需要妳,願意為妳放棄一切,當他們把一切都奉上,你就可以撇下他。他就變得一無所有,有比那種一無所有更嚴厲的懲罰嗎?」

她很有道理,我相信了她……
XXXXX

「我很感激星保教士,是他拯救了我。組織一直培訓我,讓我當上了扒手,有一天遇到星保教士,看他一個老實樣子,心想找他下手一定可以輕易成功,卻反而被他逮過正著。星保教士卻沒有送我坐牢,反而用溫暖的手包裹著我的手,說那個錢袋要送給我。他說他很了解我們這些街童,也知道我們身不由己。所以如果少少金錢可以幫到我,他不介意送給我當一份小小的禮物。那刻我覺得這世上還有好人,我當場就哭了起來。他很溫柔地告訴我,如果我想脫離我的組織,他可以有方法保護我的安全,他還可以讓我成為絲娜的僕人,我很高興。因為絲娜是夜與月之神,我每晚都會向月祈求,可以脫離那個鬼地方。我真的很感激星保教士。」

~~~~~
「嘰嘰嘰嘰嘰嘰嘰嘰……」木床嘰嘰作響,也許是那頭肥豬太重了
那頭肥豬渾身是汗,躺了在我身旁,而我正玩弄著他的聖徽。

「這是什麼來的?」
肥豬看了一看然後急忙把它搶了回來。
「這是絲娜的聖徽,你不可以隨意碰啊。」
「絲娜是月與夜之神,祂不會介意的。」
「妳別亂說話得罪神明。」
「對不起大哥哥,是小黑貓多嘴,多嘴。」我裝作掌嘴數下。肥豬星保教士就捉著我的手了。
「別這樣,看妳一臉純真,我覺得這個地方真的不適合妳,妳應該擁有更好的生活。」
「我也想有更好的生活。」一說起話眼淚就來了。「只是我欠這花店金幣,要不清還的話,這裡的人不會讓我走的。」
我抱著肥豬的手臂,依偎在他的胸膛上。「要是有人替我贖身,我就可以過正常人的生活,就可以生兒育女,各所愛的人建立一個美好的家庭了。只要那個人不嫌棄我……」
肥豬已經搶著答:「我不會嫌棄的,怎會嫌棄呢?」
XXXXX

「好了。」伊凡教士笑了一笑,「星保教士溫暖的手什麼的就不要再堆砌了。我知妳所說的都是謊話,既然妳不想把過去說出來,我也不強逼你了。我只希望跟妳說,不要再誘惑那些年輕教士了,他們很容易把持不住的,別妨礙他們與絲娜親近的時間好嗎?」

「人家沒有啊,人家什麼都沒有做過。」

伊凡教士吐了吐舌,「也對,是他們被妳吸引,也不能說什麼。妳就自己檢點一點,連手也不要碰到他們,好嗎?」

「我知道了,伊凡教士。」

我向伊凡教士行了禮,就轉身離開了。似乎今晚要回絕約翰賞月的邀請,畢竟伊凡教士也開聲了,還是檢點一些較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4

主題

12

帖子

131

積分

初級冒險者

Rank: 2

積分
131
發表於 2016-3-10 08:16:0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knightli 於 2018-4-19 08:37 編輯

玩家名稱:Knightli
角色名稱:瓦里斯
種族:Wood Elf
陣營:N
性別:男
職業:Monk
年齡:18
身高:5'4"
體重:133 lbs
背景:Criminal-Spy

瓦里斯自幼在是一個棄嬰,自小在一個破落的神廟中長大,並不知道父母的身份。
然而神廟只是表象,實質上這是"組織"訓練新人的地方。
瓦里斯天生體弱,又未能獲得神明的眷顧,因此成績一直墊底。
幸得其他朋友的支持,瓦里斯從未放棄。這也是瓦里斯重視朋友大於正確性的原因。
直到一天他終於苦練到達最低標準,被"組織"派出外間遊歷,收集各方消息。
自小的訓練令瓦里斯長於觀察,善於尋找有價值的事物也是"組織"挑選瓦里斯收集消息的原因。
儘管如此瓦里斯缺乏經驗,回報的訊息可靠性不穩定,現時處於"放養"狀態,有重大事故才滙報,日常的支出靠自己處理。
為報答"組織"恩情,瓦里斯一直牚試尋找各種各樣的資料作回報。結果因事無大小皆報告而被告戒,現在正努力改進中,不過當見到有價值的訊息時仍然會不自控地收集。

Mission 0011S - 獵人任務 - 起始
100XP 以及 25GP
Mission 0014S - 萬甘鎮的日常
200XP 以及 45GPMission 0021 H - 歌姬
200XP 以及 70GP
Mission 00022CCS - 始 終
400XP 以及 200GP
Mission 00023HM -
200XP 以及 95GP
Mission 0043 CCS — 夏之螢
500XP 以及 210GP
Mission 0052DW - 龍的傳人
480XP 以及 Healing Potion 1 支 + 200GP
Mission 0058H 雪地危情
500XP 以及 165GP
Mission 0062DW - 啟程
300XP 以及 150GP
Mission 0063CCS - 啟程
4200XP 以及 1600GPMission 0068DW - 焰之扉
2200XP 以及 weapon +1 或 wand of the war mage +1 (如兩件都不適用而有其他item 須要,可提出來和DM商討,必須限定為uncommon item)
Mission 0091DW - Eternal Wind
3400XP 以及 1500GP + 1次MI 要求
Mission 0106DW - 金與銀之哀歌(幼龍版)
4500XP 以及 2000GP + 一次造 Uncommon 或以下 MI 要求

2225年11月30日紐雅維卓村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5

帖子

79

積分

初級冒險者

Rank: 2

積分
79
發表於 2016-3-10 09:51:27 | 顯示全部樓層
玩家名稱:Alex Sum
角色名稱:亞力山大 雷恩 Alexander Rein
角色編號:0036
種族:Human
陣營:Lawful Good
性別:男
職業:Paladin (Level 1)
信仰:拉亞(Ra),又稱為光明神;掌管光明,太陽,農作物,豐收,孕肓生命的神。
年齡:25 (共和紀2197年2月15日出身)
身高:6 feet 4 inch
體重:200 lbs
背景:Acolyte

亞力山大 雷恩出生於東海國(法斯以斯)內蘭尼斯城西北偏北約四日路程左右的法莎爾村,其父母為法莎爾村民,主要以務農為生。
在八歲那一年的夏天,全家在一次到森林採集野菇時被魔物所襲擊。其父母傷重不治,而亞力山大幸得一名到森林調查的光明神神官所救而得以保命,但從此成為孤兒。神官眼見他一家遭遇如此橫禍,不忍心將他留下獨自生活,決定將他帶回所屬的光明神神殿治療。亞力山大康復後留在神殿內生活並成為見習待祭。
自此他在神殿內一邊學習光明神的教義及知識,一邊接受武技訓練,並在二十五歲那年獲得聖殿騎士的資格。由於他兒時的不幸遭遇令他相信魔物的存在違背了光明神孕肓生命的教義,決定盡自己所能消滅世界上的魔物。這個信念促使他展開其宣揚光明神教義及消滅魔物的旅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

主題

7

帖子

44

積分

DOI GM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44
發表於 2016-3-10 19:55:1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pure 於 2016-3-10 22:38 編輯

玩家名稱:真純
角色名稱:奧蘇利雲.巧手 O'Sullivan Skilled
角色編號:0032
種族:Human
陣營:TN
性別:男
職業:Warlock (Level 2)
年齡:28 (共和紀2222年時)
身高:5'10
體重:138 lbs
膚色:小麥色
髮色:銀灰色
背景:Criminal
Str 10
Dex 14
Con 12
Int 14
Wis 8
Cha 16

O'Sullivan Skilled(Ghost Snooker)
奧蘇利雲.巧手(幽靈Q神)(注:港式電影譯法)
奧蘇利雲.巧手出生在一個貧民家庭,五歲時父母都先後因毒品後遺症離世並寄養到伯父家。由於家境貧窮加上不是親生,年幼的奧蘇利雲已被伯父掉到龍蛇混雜的下城區自生自滅;白天小偷小騙混兩口吃,晚間回伯父家找個角落渡夜。混混過活他眼中的未來只有眼前的碟子明天是否有食物。就這樣過了數年…
那些年,城中流行了一種由外國傳入名為「桌球」的運動而且推廣發展十分迅速,特別在貴族間更帶出各式各樣的比賽,一些了得的公子哥兒會親自下埸,而一些不善長的貴族會找來自己的代表球手出賽。機緣巧合下奧蘇利雲在一間酒吧中接觸到桌球,奧蘇利雲就是和這運動特別投緣初上手便弄得有板有眼,甚至用桌球混得糊口。在一次賭局中超凡的技藝為奧蘇利雲引來貴族加斯柏的青睞要請他當代表球手。加斯柏是一位好好先生,他是少有會親身到下城區體會和支援的貴族。奧蘇利雲抓緊這個改變命運改變生活的機會…
不負所望, 奧蘇利雲成績超卓,多次比賽中奪冠,貴族給予的獎金更是奧蘇利雲前所未見的數目。他離開了下城區,在一個近主街道的位置置下居所,而且結職了一位十分合眼緣、溫柔、好身材的酒場女歌手伊利莎伯,他們在數次結伴外遊後更許下一生一世的承諾。
奧蘇利雲為了得到更好的生活他努力打波,而且混入上流圈子接觸加斯柏以外的商人貴族,球桌上的點點名氣成了他步入大門的鑰匙。在下城區出生畢生都會記得下城就是貧窮的代名字,因為每刻都為糊口奔命所以下城他們只會知道貧窮但從來也不會了解為何貧窮;而這時的奧蘇利雲有幸從一個黑商的交談中得了答案,簡單說這是「社會結構」。奧蘇利雲跟上這個黑商為貴族多了幾門子的工作。
( 社會結構令人民有階級之分,因為有些厭惡工作就是要下民來做,然而這城市為鞏固階級黑道貴族在下城流通著一些高成癮性的迷幻藥令下城人沒法反抗。)(這城市吸藥是正常,然而高成癮性、有生命危險的藥是禁止。)
在一夜奧蘇利雲有一場比賽對手是嘉文伯爵的公子,然而由於昨夜外出著冷奧蘇利雲明顯狀態欠佳,妻子伊利莎伯正為奧蘇利雲烹藥。此時有一封信從窗外投入到奧蘇利雲的房間落到他腳邊。
「致奧蘇利雲:
加入球壇只求面子,望奧蘇利雲為之合作,不用任何回覆只要結果,事成你會得到你應得的。」
這不是第一次收到合作信,然而他每次也沒有理會,因為他十分重視帶自己離開下城的桌球。
「奧蘇利雲不適出賽,雖然全力以赴,可惜狀態影響表現,十三連神話沒落,新一代球壇新貴三連勝。」
城內新聞板大字寫著,然而更受人著眼的要聞是;
「交外毒窟被起, 鬼面主事者潛逃。」
( 奧蘇利雲用了多晚了解,終於找一個重要收毒地點,所以暗地裡行事把地點引到治安廳著眼。可惜單單一個地點根本沒改變到什麼,甚至奧蘇利雲感覺到自己有敗露身分的感覺。)
伊利莎伯開門門外放著一個布袋,內有三十個白金幣。當晚奧蘇利雲飲得爛醉如泥要伊利莎伯到酒場接他回家。
( 為更接近這個圈子得到信任奧蘇利雲開始吸藥,當然他吸的上流貴族間吸的那種。)
往後奧蘇利雲的表現不太穩定,連勝沒過三,這樣的狀態過了幾年…
(吸藥影響到奧蘇利雲的集中力。)
一日奧蘇利雲回家看到伊利莎伯躺在血泊中,家沒有打鬥行跡一切就連空氣也靜止著,現在像畫一樣完美,奧蘇利雲傷心欲絕,卻哭不出一點眼淚。他找來治安廳處理,可惜到來的探員都說這麼完美的現場也是第一次看,跟本沒什麼線索。
新聞板上標題寫著「一代球神愛妻被殺,探員首見完美現場。」城中也為此事議論紛紛,所有人都關心同情奧蘇利雲。
然而兩天後城內的論點大轉,能做出完美現場凶手只可能是奧蘇利雲本人的論說。奧蘇利雲被帶到治安廳協助調查;外界更傳已確認凶手,甚至更說奧蘇利雲是當年潛逃的毒窟主事者,社會已定了他罪。深夜奧蘇利雲離開治安廳。
奧蘇利雲前去找加斯柏,加斯柏會見他開口第一句「你還來找我,你不是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吧。」
奧蘇利雲突然想通了「我明白啦…我做的事你找我就好,但是…」
「沒什麼但是, 你要知道你是下城人,是我把你帶出來,就有能力推你回去。」
「把伊利莎伯還給我」奧蘇利雲淚如瀑布,對伊利莎伯多日來的思念完全湧現。
「你給我的娛樂還未夠…人來!」
奧蘇利雲被套著手腳掉出加斯柏的府外…
(並被注射大劑量高成癮性的迷幻藥,不死也成廢人。)
奧蘇利雲的住所被察封…街頭四處張貼著他不利的文章;殺妻, 打假波,大毒梟等…他見一張撕一張但街上依然有數之不盡的張貼,就像有人跟隨他背後當他撕一張就馬上貼一張…他留連到晨光從城邊泛起,一位太太開門看到奧蘇利雲立刻入屋拿出垃圾掉向他,邊吵鬧邊掉…心力交瘁的奧蘇利雲只有不停逃跑…他一路逃跑不知不覺跑到下城區。(因為迷幻藥的影響他完全分不清真實同幻覺。)
滿身爛臭的奧蘇利雲躲在一個街角,到過主街道上城區一下只又回到下城區一切感覺都很不真實…唯獨伊利莎伯,奧蘇利雲很想可以再見她…街角的深處傳來一陣幽香,奧蘇利雲被這香氣吸引進去…走著他去到一個天旋地轉的空間,不知是上方或是地下有著紫色發光的圖案,奧蘇利雲跟著圖案用手指頭畫,畫著他看到伊利莎伯,她跟奧蘇利雲說了很多說話,奧蘇利雲聽懂卻不懂。
滴滴…滴…雨水喚醒昏迷了四天的奧蘇利雲,他躺在一個污穢不堪的後街,四周也有絲絲血跡,他十根手指頭也擦傷,臉上用的血畫了像骷髏加很多像文字的圖騰…身體虛弱但意識十分清醒…一塊磚瓦由屋頂飛脫擊向奧蘇利雲…他本能反應的舉手擋開…一度能量在手心射出粉碎了磚瓦…這下過後奧蘇利雲眼前又一片迷幻。
小時候在下城區生活的技巧令奧蘇利雲找一個可以安身的地方,他分析自己的真實同幻覺,學習自己的新能力,他想似這新能力去報仇。
奧蘇利雲埋伏在屋頂上,瞄準由大宅步出的加斯柏,正當他想射出咒彈的一下,他說「這樣還不夠,太便易你了。」奧蘇利雲離開了。
數年間奧蘇利雲逐一破壞加斯柏的勾當,由於這些勾當加斯柏都沒直接名義參與所以加斯柏好好先生的名義依然保持,只有大失黑道資本。黑道間也得識連串事件都追著加斯柏和下城毒品而來,所以孤立加斯柏及放棄或減少參與下城毒品。
加斯柏沒法接受自己被控制,所以設計要和這個不知名者一決高下,加斯柏放風自己要資金轉移別處想吸引目標對自己直接出手。而奧蘇利雲認為不論是真是假也不可放過加斯柏,所以也準備行動……
(未寫)
最終, 奧蘇利雲把一車金錢投資到下城區一間醫所,雖然這些只是加斯柏的誘餌,完全沒傷害到加斯柏什麼…奧蘇利雲去到伊利莎伯墓前,放下玫瑰, 並離開這個城市。
~補充資料~
加斯柏是一個極重控制慾的人。
下城毒品事件加斯柏是主腦級人物,但非唯一。
伊利莎伯最初是加斯柏安排到奧蘇利雲身邊,包括結婚也是共計劃之內。
伊利莎伯後期是真心愛著奧蘇利雲,甚至支持他的行動,瞞騙加斯柏。
奧蘇利雲在過量迷幻藥影響下接觸了THEOLD ONE, 並成為warlock.
奧蘇利雲因迷幻藥而受損的腦海/精神被THEOLD ONE 分間開。
然而這個分間會因使用魔法而影響,有機會出現wild magic的狀態。(日後會m.classsorcerer)
奧蘇利雲特別行動時會幪上骷髏面巾,形似鬼神作崇。
角色招牌動作是用打桌球的動作打出咒彈。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HKTRPGC  

GMT+8, 2018-6-25 15:14 , Processed in 0.098966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