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角色扮演遊戲同好會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80698|回復: 161

角色背景

[複製鏈接]

26

主題

3721

帖子

8855

積分

管理員

魔皇A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8855
發表於 2014-8-3 20:25:5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此處為存放玩家角色背景之地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0

主題

726

帖子

2137

積分

DOI GM

小櫻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2137
發表於 2014-8-4 07:47:46 | 顯示全部樓層
Character: 泰絲
Class: Cleric of Melody
AL: Chaotic Good
Race: Human female Age: 16
Birth: 30-4-416

小時候,爸媽常帶著我四處跑,跑得一雙小腿好酸好累……每一兩天就離開村莊,再去另一個村莊……

我曾經問過爸爸,我們要去什麼地方,可不可以留下來和其他小朋友玩。爸爸一臉嚴肅,告訴我要避開戰爭,不能留下。我沒問什麼是戰爭,那大概是一個很恐怖的人吧。

一天晚上,媽媽說她和爸爸想和我玩躲迷藏,並要我躲進前面那黑漆漆的森林裡。我跑著出去。沒多久,身後就有一陣陣尖叫聲、哭聲、及腳步聲……還有金屬的觸碰聲。我回頭一看,發現身後有零零碎碎的村民,但不見爸媽,心中有些不祥預兆,便打算跑回去。突然,有個聲音叫我向前跑,跑得越遠越好,別再回頭。那聲音是屬於中午才一起玩過的大哥哥。

大哥哥拖著我的手,拉著我,要我跟他一起跑。我再回頭,發現村著火了……我的心好痛……

跑了沒多久,我告訴大哥哥我很累,要大哥哥先走。大哥哥二話不說就把我抱起,告訴我可以在他背上休息休息。我大概太累睡著了吧…

夢中,有一個很小的地方。那兒有我,大概也有爸爸媽媽,也有不同村莊的鄰居。大家蝸在一起,真開心!可是,人們慢慢不見了,爸媽也不在了!

我在一個洞穴內醒來。有暖暖的火,大哥哥伏睡在我身旁。聽大哥哥說,我似乎生病了,所以他找了一個洞穴來讓我休養,而村莊也被獸人軍隊襲擊。我向大哥哥微微一笑,輕力拍拍他的背。哥哥似乎心情好一點,問及我笑的原因。我說,因為爸爸告訴我,看到有人不開心時,給對方一個笑容,就可以讓對方振作。

那大概是我最記得有關爸爸媽媽的事了。

最後,大哥哥把我帶到一個位於加蘭斯城外的建築物,就是專門收留像我沒了爸媽的人的地方。而大哥哥,把我放下後就去當士兵了。

那兒的人很友善,我也不用再跑來跑去。在這裡渡過了我的童年,大家都互相扶持,還有一些姐姐來照顧我們,教導我們。他們說,這兒是他們的「家」。這是我第一次聽到「家」這個詞語。嗯…我喜歡家。如斯的温暖、安定。
我最喜歡跟密斯姐姐去音樂神殿,貝拉姐姐和安迪哥哥都是很有趣的人,貝拉姐姐很會用鞭,但我總學不會,貝拉姐姐說我沒這種天份。安迪哥哥則是一個很風趣的人,常把我逗得開懷大笑。在音樂神殿,我也學習了不少的知識,最後更和密斯姐姐一樣成為音樂之神的神官。

如果大家可以開開心心的生活,是多麼幸福的事呢!可惜,一個教士告訴我,世界上還有很多受苦的人民︰生病沒獲得適當的護理、受傷也沒得到適當的治療…我決定好好當一個神官,成為冒險者,希望能沿途幫忙減輕人民的痛苦吧!
這是小櫻~~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0

主題

726

帖子

2137

積分

DOI GM

小櫻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2137
發表於 2014-8-4 07:49:06 | 顯示全部樓層
Character: 撒格.特爾
Class: Fighter 1
AL: Lawful Good
Race: Human female Age: 16
Birth: 20-3-417

我出身在一個簡單的小家庭︰爸爸是鐵匠,媽媽則幫爸爸打理小小武器店。有些冒險者閒逛買武器時,總愛舞動爸爸的武器,邊和我聊聊冒險的趣事。原來冒險的生活是很有趣的!那時,我也喜歡看著爸爸鍛冶的樣子,很帥!

待我大一點,我便開始向冒險者們學習武藝,匕首、短劍、矛、鎚……我慢慢的開始熟習。當然,媽媽每次看到我學習時,總會皺眉,叫我回房間學習女紅,說女兒家別學打鬥;爸爸則在旁笑著看著,勸說媽媽讓我隨心發展。有時,爸爸也會教我鑄造技巧,可惜學習進度緩慢。

這樣的生活雖然平淡,但也很開心。直至有一天,店來一個強盜手持匕首打劫,那時店內只剩下媽媽及我。搶劫是不對的行為,我哪能容許這些事情在我面前發生,更何況受害人是我的媽媽!我隨手拿起劍和強盜對峙著,並叫媽媽快離開。這時,一個拿著大劍的冒險者經過,不費吹灰之力便把盜賊嚇跑了。

拿著大劍的冒險者自稱彼特,是托爾教的信徒。他知道事情始末後,看過我舞刀弄劍後,便稱讚我用劍用得有板有眼,問我有沒有興趣隨他去加蘭斯城學習武藝。我和爸媽商量後,他們決定和我一起去加蘭斯城。

在彼特的陪同下,我們一家來到加蘭斯城,而我也到了托爾教會正式學習武藝,亦學習托爾的教誨。幾年過去,我成為了托爾教的見習教士,而曉治主教亦希望我增加見聞,所以,向父母道別後,我期待的冒險生活終於來臨了!
這是小櫻~~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

主題

106

帖子

307

積分

英勇冒險者

Rank: 3Rank: 3

積分
307
發表於 2014-8-4 13:17:45 | 顯示全部樓層
姓名: 坦己
性別: 女
年齡: 27
種族: half-elf
陣營: 守序善良
職業: paladin(LV1)
Stat: Str.14, Dex.14, Con.14, Int.14, Wis.14, Cha.14 (total: 84)
外觀: 深紫色眼睛, 淺紫色頭髪, 中等身材, OK樣, 最愛自己和家人的至善相愛的心,
和代表家人的紋在右手的小小的守護神托爾教徽, 看到就覺得有無限勇氣


坦己沒有悲慘的過去,身為paladin,
她力求成為一個完人, 追求世界的至善, 相信世界, 守護世界, 也守護其最愛的家人,
坦己是第二代的半精靈, 生於雙親健全的小康之家,
父母親都是半精靈,2人生下坦己前己有4位孩子,坦己以後還有1對TWINS小姐妹
父親剛過100歲, 有一家小酒吧, 除了賣酒賣小食,
也有賣一些小古玩,畫作或異界樂器等,
母親40歲, 是小酒吧的音樂家詩人,
父母性格積極開朗,除了一般經營外,也在吧內積極舉辦小形崇拜,
由於坦己家的小孩自小在優質敬神的家庭氣氛長大,
他們除了兄弟姐妹間互助互愛外,也敬愛父母,會幫助朋輩, 鄰里, 客人,
加上來酒吧的客人經常分享有趣的冒險故事,有時又分享悲傷的, 無奈的故事,
所以他們對世界好奇,又有堅強的意志.


坦己是在半年前受感召成為世界的守護神--聖武士的,
在那之前坦己及其3哥哥和2位妹妹一行四人天天都跟隨一位來酒吧的老客人習武聽道,
她跟家人都不知道這是聖武士的入門修行,直到有一天老客人說要回教會執行重要的任務,
坦己一家在老客人動身走了一天後, 都共同發了個神需要坦己與同伴們共同守護世界的夢, 由於他們敬神又虔誠,
經過一輪家庭會議, 最初大哥自薦作為同伴跟坦己一起上路, 但坦己提出同伴是神的旨意,除了自己不該猜度外, 也不想為家人帶來麻煩,
到最後作為一家之主的父親決定專重女兒獨自面對的決心, 但同時帶同一家人加入教會, 甚至為全家人施了個小小的魔法紋身,
在大家的右手手腕內側, 刻上小小的守護神托爾教聖徽, 以示對女兒, 對姊妹坦己的支持之情



這是超級有愛的一家~ 是SWEET SWEET HOME~VVV
坦己現時住教會, 偶然回去家中, 像老客人一樣,頌揚世界的至善



第一次寫故事////獻醜了///
那是一個全擴的3r無限團,
所謂無限團——即是像無限流一般可以在一次次的亂入當中賺取積分,
然後在萬能的主神處兌換任何你想要的東西——只要你出的起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8

主題

1215

帖子

4297

積分

偉大冒險者

數字當

積分
4297
發表於 2014-8-4 22:16:44 | 顯示全部樓層
提示: 該帖被管理員或版主屏蔽
願大自然與你同在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3

主題

127

帖子

1224

積分

典範冒險者

考了成千個世紀也考不上的惡魔先修班學徒

Rank: 6Rank: 6

積分
1224
發表於 2014-8-7 15:14:00 | 顯示全部樓層
四子 - (大)博爾 閃金, (二)文歆,(三)約師丸 馬斯卡, (四)禮特 遊心
Character: 博爾閃金(Boreal Glitter)
Alignment: LG
Race: 矮人
Class: Ranger
信仰: 無
Ability points: -
性格: 沈實敦厚,堅毅不屈,理性為先,不失就義。
Background: 續前傳
簡竹林內,博爾閃金拿着被九難一擊而折的長戟,仔細打量切口,又反覆模擬當時對奕招勢。
「擋! 麈拂為金蠶絲線,灌勁成鋒,可斷金石,難攖其鋒」
「卸! 我身高不及師叔,無法平斜打虛,如鞭鎚蓋頂,其勢壓難抵...」博爾思前想後,都找不到門子破招。
破不了,只好鬥強。博爾拿起竹幹,回環飛舞,草葉飄揚。打了一個時辰,竹管抵不住力,折為兩段。
博爾心想,要以強破強,必需神兵相扶。他打定注意,收拾行囊,踏上尋兵之路。
=================================
Character: 文歆 (ManEnvy)
Alignment: NG
Race: 人類
Class: Bard
信仰: 無
Ability points: 80
性格: 表温文,胆子小,重感情,不好鬥
Background: 續前傳
三師弟太衝動了,就算追得上師叔,根本連一招也接不了,又有何用呢!
心想四師弟好玩不太可靠,大師兄硬性子,不懂說項,說不定會動起手來,還是加快腳步,早一步找到三師弟比較好。
文歆努力加緊腳步,無奈身子一向不甚好,始終有點慢,令他不禁想起以前的往事來。自從魔頭屠村後,四子便跟隨頁隱,文歆的基本功夫尚有一點,但不像其他三子,是練氣修身的好材料,所以日常照顧師尊的任務就由他扞上。隨了大師兄,每日起得最早就是他,打掃、炊飯一腳踢,還要點香爐,陪師父一同頌修心經,一諗就整朝,日子有功,所以在頌唱吟詠上,他是唯一得頁隱稱訐的。
肚皮一陣雷響打破了思絮,抖抖手上的錢袋,盤串不多,也不知何時才找到三師弟,要得搵點銀錢才成,記得恩師提及過加蘭斯城是很多初登冒險者的朝聖地,也是查探消息的好地方,那就往碰一碰吧!
=================================
Character: 約師丸 馬斯卡(Oxygen Mask)
Birth: 16/12/408 (updated 11/4/2012)
Alignment: N (updated 11/4/2012)
Race: Human (updated 11/4/2012)
Class: Cleric 1 (updated 13/4/2012)
信仰: 泰爾,異端 (updated 11/4/2012)
Ability points: 79
性格: 處事急進,不顧一切
Background: 續前傳
猶如雷擊的傷痛楚,把捲伏在乾草堆的約師丸轟醒,骨骼間那鞭刺感,幾近同營火的噼啪聲同步。好幾分鐘後,約師丸終於把傷疲的身體撐起,望向漆黑中唯一的光源,一個矮小的個子毫無防範地背坐在火堆前,或許是位近光源,他的影子無比的擴大,遠至光綫可及以外,把約師丸包在光明間隙中的暗黑區域。
矮小個子仍背向約師丸道: 「醒來了吧! 」
約師丸: 「你是誰?」
矮小個子: 「我係邊個並不重要,重要係你心之中,那股純厚嘅仇恨之火,深深咁吸引到我,才破例救你一命。你還記得如何受傷嗎?」
一股錐刺感襲來,零碎回憶片段驟顯。當日約師丸追上九難師徒,奮然撲上,九難手影一翻,塵拂化為鐵柱,轟在約師丸身上多處要穴,意識隨骨碎內裂聲一同消散。
約師丸: 「吼!我要報殺師之仇,我要那老虔婆不得好死...」約師丸卻運真氣,卻發現空空空如也。
矮小個子好整以暇道: 「小子! 你現在一無所有,要報仇我可以比機會你,只要你聽我的話,跟我的道。我可以保證,你可以得到更勝從前的力量,在道成之日,心願必成。」
約師丸: 「好!我就跟你! 」矮小個子的影在約師丸背後,裂開一缺妖異的笑容。
=================================
Character: 禮特 遊心(Knight Errant)
Alignment: CG (updated 20/2/2012,http://www.trpg.org.hk/modules/newbb/vi ... &forum=3&2)
Race: 人類
Class: Ranger 1
信仰: 無
Ability points: 81
性格: 玩世不恭,往往在最後一刻才能有所把持
Background: 續前傳
離開村莊後,禮特没有回過頭,看那生活了十七年的地方。他始終年少,早想往外闖闖,不想困在這只有八個男人的小村。但没想到在這情況下,敬愛的師父死了,三師兄又跑了去找那恐怖老尼報仇,若然截不到他,他們又恰巧碰上,合該活不成。此際心情弊透了,但很快地腦海中取而代之的,是那與九難同行的少女倩影。
到了渡頭,禮特一眼望到有個標緻少女在人羣中等船,便上前兜搭,知道她去加蘭斯城,就跟了上船北上去了。
=================================

正義不等同正確 公平不造就和諧
自由不過為逃避 權利不減衛自私
為何假道總眾萬 義責者孤單獨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3

主題

127

帖子

1224

積分

典範冒險者

考了成千個世紀也考不上的惡魔先修班學徒

Rank: 6Rank: 6

積分
1224
發表於 2014-8-7 15:16:32 | 顯示全部樓層
四子 - 章回前傳:

第一章 頁隱與四大弟子
在晴空一處飄渺無人煙的密林深谷中,有一條荒落小村,房舍已丟空了多年,只有一處由竹籬圍住的幾伙小屋尚有炊煙。
「唉!師妹啊...已經十年,那怨恨真的害苦了妳,也該是時候了結啦!」一個四肢癱瘓,兩鬢班白的男子坐在廳中藤轎椅上,望覑窗外青空,心情無奈,卻帶一份超脱的平靜。
屋外空地正有四人,其中二人正手握兵器在比劃中,另外兩個似在觀摩。
「大師兄看招!」一個人類少年向一個手持長戟的矮人不留餘地進招。
「師父說過多少次,出招切忌心浮氣燥,給我倒!」長戟乘隙閃進下盤虛位,絞擊向上,少年給扳至四腳朝天。
「哈哈!早說過你打不過大師兄,還和我們打賭,今日煮飯洗碗打掃,就勞煩師弟你啦!」其中一個旁觀者道。
被稱為大師兄的矮人此時留意到另一個旁觀者,他正皺着眉,凝望遠方天際不住流湍的雲霞「二師弟有心事嗎? 為何心不在焉?」
「大師兄,你看山峽那邊吹來的雲霞,隱泛赤紅,流勢急湧,此乃凶邪入閣之兆,大凶也。就好似當年那大魔頭到來時一模一樣。」眾人聽見憶及當年之事,無不給嚇呆了。
「二師兄,不要惱是說得那麼不吉利啦,嚇壞我們不打緊,别要令師父他擔心!」
此時,屋內傳來叫喚「為師話要說,你們四個都進來。」
四師兄弟立時入內「師父!」
「你們伴隨為師十年,我十份安慰,可惜我心脈重創,不良於行,未能好好指導,你們也是時候出外闖闖,鍛鍊一下。明天你們四師兄弟就出發吧!晴空江湖太複雜,以你們現在的功夫識見,仍未足以應付,去加蘭斯吧! 那是冒險者的發場地,你們要好好地努力。」
「師父!為何着急要我們外闖,還要去得那麼遠?」二師兄道。
「也沒什麼原因,只是為師近日算得你們驛馬星動,正好借機而行罷了,小禮你不是一直很想離開,出外走走的嗎? 去吧! 」
「四師兄弟中以小文體格較弱,去大城見識一下,結交多點朋友。」
「小博、小約你們父母提及過,故鄉是正大北方的,如有機會也去看看吧。」師父笑言
四師弟聞言眉飛色舞,滿腦子幢憬。
「但我們去後,只得啞伯一個照顧師父,實在放不下心。」大師兄憂心地道。
「小博不要太小看為師,為師殘而不廢,加上有啞伯在打點,無用擔心。」
「師父說得對,大師兄! 我們就順順師父意,順道修練一下,弟子們先行打點去,晚點再向師父叩安。」說罷,二弟子文歆拉着三名同門外出,走到村口一顆大樹下。
「二師兄你作什麼草率應承師父,你不覺得他今天怪怪的嗎? 好像在交代後事似的...」三弟子約師丸道。
「師父對我們有救命之因,又傳授我們武業才藝,自不能令他勞心。他要我們明天離開,那就順他意吧!師父又没有說不能回去。」文歆道。
「雖然我係好想去遊歷四方,不過只得師父和啞伯兩個,始終放不下心。話晒一殘一廢...哎吔!!」話未說完,四師弟禮特被一拳一腳再加一棍擊倒地上。
「口不擇言,尊卑不分」約師丸責怪地道。
「師父著實有事瞞住我們,我想不出兩三天必有事發生。明天我們出村後,先四處找找,看有否不尋常,再在路口大榕樹會合,再從長計議。」文歆道。

第二章 誰能阻我-九難
翌日,啞伯外出回來,四人拜别師父頁隱,出村後四散巡邏。
午後,禮特在前往大榕樹會合路上,遇到一個尼姑裝扮的中年女性帶覑一個妙齡少女。禮特向少女吹口哨,少女回以冷哼,此時女尼凶狠眼神直逼而來,禮特給看得心也慌了,但見二人是女性,也没有在意,繼續上路。
四人會合於大榕樹下,師兄們並没有發現,問及禮特,曰:「没有什麼特别,不過剛才見到一個高竇靚女和一個狂燥女尼經過,兩個都凶巴巴的,不過那少女臉蛋相當標緻...」
「什麼?! 快說那女尼年幾若何? 像相怎樣?」文歆立時追問。
禮特只留意少女,並無詳細打量女尼,約略估計她四十有許。
「她是否斷了一臂?」文歆續問。
「啊?...她左襟輕飄飄的,像没有手似的,是否斷了就不得而知。」禮特想了想道
「弊! 快趕回去,她可能對師父不利。」文歆拔足狂奔。
「她是誰? 為何要對付師父?」禮特邊追邊問。
「若我沒估錯,她就是當年把師父打至殘廢的那個女人,也即是我們的師叔...」
就在竹籬外及時把二女截住,大師兄博爾閃金立馬橫槍,攔在門前。「文歆你入去保護師父,我們擋住她。」少女見有人擋在前面,停下來喝道:「不想死就滾開!」那女尼並未有停下,不徐不疾,步步逼近,手中麈拂無風自動。
文歆跑進竹籬內把門關上,轉身走不了幾步,後面傳來噼啪交擊聲,三人撞破竹籬,飛進園內,把文歆一併撞倒,禮特和約師丸倒地吐血,失去戰力。博爾持戟強撐立定,雙手停不住抖顫。女尼自破口步入,冷冷地道:「好小子,能擋我一招而不倒,算你了得。 我已手下留情,無關事的人,知機就給我滾開,否則休怪貧尼手下不留情。」
「家師於我有因,弟子本了這條命,也得保師父周全,請師叔故念同門之誼,放師父一條生路。」
「你們是頁隱的徒弟?! 好啊! 哈哈...情誼?!...那個不留情面,只想做什麼大英雄、大豪傑。殺人害人的,佢幾時有留過一分情一分義比我,當日我求他放我大哥一條生路,他有嗎! 假仁假義,今日佢徒弟居然和我說情誼,我呸!」九難忿恨地道。
「當年師伯長兄,為了得到六道天書,成就不世武功,不擇手段,逼害無故,又怕走漏風聲,四方來奪。見知情者殺,不知情者亦殺。當年就在這裏,全村一百六十八人,不論老叟嬰孩,一律殺個清光,我們四師兄弟的父母兄弟也是死於他手。幸得師父和一位義士及時相救,我們才得逃離魔掌。」文歆駁道。
「我們四小躲在草叢,見師父二人力戰那魔頭,那位義士不敵倒下,師父亦只能強撐,那料魔頭像走火入魔似的突然倒下。跟着師叔妳就趕到,攔在師父之間。魔頭狂性大發,撲向師叔,師父情急之下,扙劍刺斃那魔頭,實怪不得師父的。」
「怪不得! 你師父怪不得,那是否要怪罪於我...大哥突然乏力是因為我在他的飯茶下了葯,當行功至盛時葯力便發,功力暫散,他根本傷不了我。為什麼要這樣做啊! 還不是為存情義,兩個我至親至愛的人,生死相搏,我心有多難受你可知道。我力勸他放過大哥,他卻一劍把大哥刺死。心知大哥是我唯一至親,他有留過半點情嗎?! 廢話說夠了,躝開!」
九難踏前一步,麈拂後揚,博爾雙手緊握長戟力擋,戟身應聲一分為二,博爾跪倒。再踏一步,文歆横身擋路,九難冷笑:「不沾小輩便宜,勝得了我弟子,今日不為難你們。」
「多謝師叔。」文歆聞言欲放手一搏,才發現不見九難身邊的小師妹影蹤,劍刃自背貫左肩,文歆重創。
「我教你這樣出招的嗎? 兩方對奕,刃出不留,有記住嗎? 不知所謂。」九難對少女喝駡,少女咬唇低首。
正義不等同正確 公平不造就和諧
自由不過為逃避 權利不減衛自私
為何假道總眾萬 義責者孤單獨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3

主題

127

帖子

1224

積分

典範冒險者

考了成千個世紀也考不上的惡魔先修班學徒

Rank: 6Rank: 6

積分
1224
發表於 2014-8-7 15:16:49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三章 等著妳到來
「休得對師叔無禮。」頁隱聲音自屋內傳出。
「師父!」
「師妹請進來一聚。」
兩師徒走近茅舍,九難推門而入,隨手把門關上,少女則留在門外。
「十年不見,師妹妳清減了。」頁隱柔聲地道。
九難心中百感交集,臉容翻了幾翻,一時失去了發難的力氣。
「先坐下來好嗎? 我叫啞伯泡了妳喜歡的白香花茶,涼了不好喝的。」
九難雙足如鐵釘入木,半分不動,兩眼泛紅,此刻時間如固牢冰凝。
「師父! 要徒兒幫手嗎?」少女叫嚷聲打破了沈默,九難臉翻手動,麈拂一下子把茶具連桌一分為二。
「你知我是來殺你的,别罔想再擾我心神,不想再聽你的鬼話,要說就說遺言吧!」
「放心,我負妳的今天也是時候還,我没打算逃,正如當年一樣。我只不想妳再受傷害,不要自殘身體。可以應承我最後的遺願,好好照顧自己好嗎?」
九難按着割斷了的左臂「這是決絕關係的印証,你我再無私無情,只有恨,只有弒兄之仇...」
「如果我的死可以令妳放下,吾願足矣。」
博文約禮四人互相參扶下,步向茅舍,力圖盡最後一分力保護師父。少女見狀持劍相對「識趣就走開,唔係就...」少女被四人堅定付死的眼神打住了,不期然退了半步。
此時,舍內傳出一下慘絕叫聲,四子闖越少女,卻被突然爆開的門彈了開來。九難滿臉淚水,似笑帶哭,向村口離去。
四子撐爬入屋,見師父肚腹破洞,椅牆流灑斑紅,繪成一幅恐怖血河圖。頁隱瞳孔潰散,留離一刻,四子緊握師父兩手。「紫..檀木...」頁隱鼓盡最後一口真元後,嚥氣西歸。

第四章 散别
四子把師父安葬於舍前,焚香叩拜後,把收藏在藤轎內的紫檀不匣打開,內裏有一摺遺書,字體草繚,確信是師父咬筆所書。
「若見此書,即表予子師徒緣盡。余甘待十載,為大地育養賢仁,望汝等續吾之志,任俠於天下,為民之所福也。
予之身死,若能抵當年之罪咎,無憾矣。尊師叔之淚化,實為吾一手錯成,論業歸根,亦應由本盡而終。吾心早脱凡麈,本無所牽,惟怕汝等罔念自囚,將有用之驅,化仇恨之劣矢,蒙為師於百難之恥。吾於此下達遺令,凡予生徒者,不得論仇,違者逐出師門。」博爾讀畢,眾人默不能言。
終於,約師丸按耐不住,向墓前連叩三下響頭:「請師父原諒,恕弟子不孝,難以遵從遺命。」說罷轉身疾步而去。「你們快追他回來...」文歆和禮特連忙追去。博爾望着地上斷折的長戟在想:「一定可以擋下的...終有一天不止擋,還要把它打回去,一定可以的。」
找了三天也找不着約師丸和九難,餘下三子決定離開小村,分道北上。
正義不等同正確 公平不造就和諧
自由不過為逃避 權利不減衛自私
為何假道總眾萬 義責者孤單獨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3

主題

127

帖子

1224

積分

典範冒險者

考了成千個世紀也考不上的惡魔先修班學徒

Rank: 6Rank: 6

積分
1224
發表於 2014-8-7 15:20:3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Vice-D 於 2014-8-7 15:22 編輯

姓名: 凡納。達。馬哥治(Vannah Ta-magotchi)
出生: 尼斯曆 396年
性別/年齢: 男/35(431年)
種族: Human
身高/體重: 5’3” (63 inch)/ 150 lbs
AP: Str.11, Dex.11, Con.11, Int.10, Wis.18, Cha.18 (total: 79)
陣營: CG
職業: Cleric
外觀: 中年人類男性,衣飾樸舊;較矮略胖,動起來不靈巧且帶點假駝背;面顎寬而浮腫,眉鬢夾雜灰白,外表看來是一個殺傷的全冇的大叔。
人格: 內心充滿罪疚、畏怯,害怕別人受到傷害,甘願卑躬屈膝,如非被過度逼迫,或有人受到傷害,否則不願意挑起戰鬥
親屬: 老醫師
信仰: 撒拉
註: 角色抗拒使用鋒利武器及皮鞭

Background: (內容包吞極端題材, 慎入!!)

我本來是跟隨一名老醫師周遊行醫的葯僮,為那些花不起錢用神術的死窮鬼治病,憑藉些微療金糊活兩口,有些沒錢的就拿兩條臘鼠肉充數,我差不多給臭死,老醫師卻還對着他們笑,何其討厭…

那年老醫師找不到要用的藥材,帶我初到大城鎮購藥。走在大街,那些側目和鄙視,有如惡靈般,依附在那霉味舊衣和不像話的破鞋上,羞得我臉也差不多貼著地。還有那些像金液的麥酒、如珍珠的麭子、濃香的燒肉,只要給討一口,什麼尊嚴也得賣。

結果,我在回程半途跑了,到那尋夢鄉去。但很快便被現實狠狠的棍下來,原來城中不像鄉間,向那些眼生額頂的人,討一口飯原來是那麼難。但狠下了心就不會回頭,終於在後街找到了機會,一羣吃黑的正直圍毆另一對家男子,似是逼迫他說出什麼,那男的倒吃得硬,毒打下也死口不說。我向那幫人自薦,用在老醫師所學的痛症治方,反過來用,那非皮肉之痛,是如蛆附骨的折騰。那對頭很快就崩潰了,我也得以引薦入社。我比便人爬得快,皆因作得比人狠心,不足兩年已是社內外人見人怕,給起了個諢號「求死不應」。社內我主理刑管和大歡堂場管,刑管負責對叛徒或捉回來的人用刑,通常我不問他干犯什麼,或隱瞞什麼,只管用刑至他們自動張口,那時是受刑者最多狡計之時,要塞着那張不忠實的嘴,繼續給其暢快,直至篩掉餘音。當拔去塞子,答案夾着死的哀求,自然就會跑出來,不用勞苦;大歡堂是專為豪貴洗錢的地方,當人擁有日益裕厚,就會生出很多怪念頭,為的是消耗那些花不去的銀帛,以騰出空間去收藏更多親切的金子。他們愛面子,有些不為人道的怪癖,自然鞏着金白而來求,那麼豐厚的油水,我當然樂意服務。漸漸我由一個厭惡白鴿眼的腳下泥,變成鼻子天高、生活豪奢、狼心狗肺的壓搾精。

某日,貴族熟客帶來一個闊綽貴客洛蘭德,以高十倍的價錢向我買六個幼女,放下的訂金已有一倍利潤,但聲明必需純潔無瑕。這類要求見怪不怪,但這麼高的報酬卻前所未見,又是熟客介紹,就一口應諾。我花心機精挑細選,務求留住這個長期顧客。三天後,我領手下出城交貨,地點是郊區一個別園。洛親迎往客廳進茶,再遣下人驗收。五六沖茶後,仍未見手下回報,正始生疑之際,管家進廳向洛細言碎語,接着洛立起道:「貨驗好啦! 請隨我到帳房收尾期。」正經過向大閘的走廊,從窗外望見我那幾個手下,拋著類似錢袋的東西,正直從大閘離開。我心知不妙,轉身即跑…

四個壯漢抓着我的手脚,被"大"字形舉起,抬進地窖密室。我不斷掃視四週,尋求脫身機會。密室內,有一具穿上華麗長裙的女性乾屍,不自然地僵曲在大木椅上,面向一個十分熟識的木架,那是我精研出來的刑具「曬衣架」。受刑者手腳被浸製過的牛皮勒所綁,掛在木架兩端四支木樁上,再按情況像曬衣般添加鐵球索,掛在受刑者腰脊上施壓,全身筋腱肌肉拉張直至撕裂,形如被車裂,適合長期施虐逼供。我無法掙脫鉗制,被綁上「曬衣架」,口被塞進一支餐匙,裹上漿油布。洛遣散所有人,跪在近前緊握女屍的手:「心愛的!那毒婦已經死了,現在把那狗種也帶來了!你可以慢慢睇住佢點樣死!」現在口不張,看着那發瘋的,我全身泠汗直奪。人屍依偎良久,洛蘭德起身,亂拳打在我頭臉上,手打痛了,轉而用皮鞭揪打。「你最鍾意就係塞住口黎打,現在你親身感受到,係咪好過引呢! 」割裂的痛楚刺激下,記憶如倒帶般回索。年前許一宗交易,是為貴族惡婦整治小三,還將屍首製成標本送回,向夫君以示警戒。

機括已盡,柱案合櫳,滿地用完的法杖,身上過百鎊的鉛墜,把腰椎折曲,上望見足踝。我清醒的時間其實並不多,因為很快又敖不住折騰而暈厥。但眼廉有時會不自願地打開,一道道灰濛濛的身影,在身旁迴盪纏繞。他們的痛苦我都曾經見過,他們是來唾罵和嘲笑我的,那極度害怕令我不停顫抖抽搐,然後在痛楚中清醒,再回到原點去經歷。

只能半張的眼再次打開,不同的是多了七八個凶相惡徒,洛蘭德被刀子架着頸項。他們把四周翻亂,尋找值錢的東西,唯獨沒有碰這個混合血和屎便惡臭的刑架。帶頭的箝着鼻子,伸首好奇地堪察我這個活死人。手下道:「大佬! 全部打包好了,係咪攪掂佢地啊?」帶頭向我玩笑說:「想唔想起死前,見到佢(洛蘭德) 死先過你啊? 哈哈哈….」手下們陪笑著。「放…放咗佢! 求吓你地…放咗佢!」帶頭和手下都停止了訕笑,奇怪地望着面前那半乾人球。當眾人注意力集中在我身上時,密室門被外力爆開,隨後只聽到一男子的厲喝,夾着火光和血腥,抹入我意識的黑暗中。

很多沒有細聽過的雀聲在耳邊低旋,撲鼻是久違了的農村土息。我全身夾著駁板,頭只能微往外側,僅能見到的,是穿過聖堂的暖柔祥光。意識初回乃是在馬車上顛簸,跑了老半天後,在這條村莊下榻,救我的那人似是趕着去幹什麼重要的事,給錢村民給我關顧便離開了。

打點的老丈如常地推門進來,把熱呼呼的薯湯麥包放在案上。看著整整一個月瑟縮在牆角的我,再也按耐不住,「老弟! 你要頹廢到咩時候呢? 我唔知先前有咩事發生起你身上,但都已經過去了,係時候起身返去屬於你的地方,過番原本的生活啦。」雙手把埋在膝後的頭壓得更低,不住顫抖,「冇!…冇地方係屬於我嘅…冇…冇…唔再係,唔番啊! 求你唔好理我! 求吓你…」老丈無奈而去。那金銀地確實不再屬於我,那處不單有令我痛不欲生的刑台,也不單已被人出賣,當你角色轉換,成為被施虐者一群時,就會體會到以前所追求的有多虛假,你所得的表面風光,是用將來業的果報換取的。朝夕流湍,那些灰濛濛的身影不時在意識中出現,但沒有那些唾罵和嘲笑,只有默默的伴隨在側,我彷彿已容入其中,成為其中一具虛體。

這天,村民的交談聲打破了沈默,都不知花了多少力氣才攀到窗邊,在窗角側目窺探,老醫師正在和村民交談,他身邊有一個葯僮,那是我從前的位置,由心而來的無比羞愧,即迅竄回暗角。老醫師在村裏行醫數日,葯僮在醫師身旁走走停停,樂此不疲。我不時定定的偷望他們,很羨慕那新葯僮,他懂得珍惜今夕,那更顯得我無知及愚昧。

門推開,餐盤如常放在案上,來者沒有離開,反而行到我身前,舊靴子踏入那隙僅有的視綫空間,「孩子! 你還好吧!」老醫師慈祥的桑子,令我激動落淚,爬前抱着老醫師的腿,哀求原諒。原來老醫師一直有留意我的消息,知道出事之後,一直四處尋找我的下落。我切切實實地向他懺悔自己的劣行,並希望再次跟隨他。老醫師接納了我的悔過,說若要真心棄惡從善,要有接納不納者的心,他不是合適的導者,唯可依賴慈愛之神的牧者牽手。他引領我去認識三個村內教堂的僧侶,我就從那原點從新再造。
正義不等同正確 公平不造就和諧
自由不過為逃避 權利不減衛自私
為何假道總眾萬 義責者孤單獨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3

主題

127

帖子

1224

積分

典範冒險者

考了成千個世紀也考不上的惡魔先修班學徒

Rank: 6Rank: 6

積分
1224
發表於 2014-8-7 15:21:42 | 顯示全部樓層
伊薩十一 Yeisaat Eleven
尼斯曆311年11月11日
性別/年齢: 男/117
身高/體重: 5'3"(63inch)/90lbs
職業: 野蠻人 1
種族: 木精靈
陣營: CN
信仰: 無

背景Part1: 夏利扎記
我的名字叫夏利,多年行俠於四方,不久前收到一個情佈,追蹤多年的惡棍薩伊正潛伏於哥布尼斯邊境附近一座山頭上。此人可惡至極,專事擄拐幼兒,以各種手法使他們唯命事從,當他們成長後,在背後指使小郎們去
搶劫殺人。
知道消息後,我立即號召多年來合作的同件,結集力量討伐此獠。我們一行十二人分三隊對山上作包圍監視,斷定他們集結在隱蔽棚寨中,他們人數似乎不多,晚上只有兩名年青人類把守閘門。在午夜過後,我們發動突襲,用魔法放倒守門二人,直闖而入,務求以最小武力,把元凶捸住。闖入閘內,直覺告訴我危險逼近,超過二十雙厲目快速接近,撕殺展開。
遠超估計的抵抗,沒有理性的拼命,屍體堆疊四周,我方只餘四人,面對著薩伊和守在他面前的精靈少年。少年身受重創,眼神狠辣卻半傷不減。他們絕對沒路可逃,突然薩伊把彎刀架在少年頸上,用無恥的口吻,娓娓道出擄拐此子的惡行,並以其命作脅,要求讓他平安離開。本來就不想殺傷無辜,但薩伊實不能放。躊躇一刻,少年忽然狠勁,手執利刃反向剌入,和薩伊相相釘在一起。事出突然,薩伊手中彎刀被震脫,少年抽出血刃,紅色弧線隨轉身畫在薩伊身上,兩人一同倒下。
事後一個月,少年僥倖不死,隨我們返回加蘭斯,但一路上都未能和他講通,他在封閉自我。伐義除奸自問相當在行,卻不是一個好導師,我只好托朋友把他帶到聖堂,望在神的近前能導他入正途。

背景Part2: 十一視界
自有記憶以來,就只有父親大人和三十六個兄弟一起生活,一起流徙。父親大人以數字為我們取名,我是排第十一,以父名逆讀為號,故得名"伊薩十一"。他教我們狩獵,給我們溫飽,我們則為他對抗那些可惡的仇敵。
今晚又來了十多個,他們以為躲在遠處就無人知,其實早在山腰時已給放哨的十八和廿三發現。他們展開包圍,父親大人命令我們把狩獵時捉回來的幾個異種架起,推到閘旁,不時換位置,引他們來襲。果然中計,他們一入寨,兄弟們蜂湧而上。但他們力量相當強大,六七個兄弟倒下,才能換回重創他們一個,最後只餘下我獨自守在父親近前。我準備作最後一併,為父親大人殺出一條血路,卻被一把冷刃截下,是父親大人的月半彎刀,它架在我的脖子上。刀子雖冷,但擋不下隨父親大人道出真相所帶來的怒火。我感到被出賣,而且不是一份,是加上三十五個倒在血泊中兄弟的份兒。我放聲狂吼,把手中大劍灌腹•而入,帶血還他,再張忿恨一次過全部發洩,來個一刀兩斷。
我被那班冒險者救醒,帶到一個叫加蘭斯城的地方。那個叫夏利的在一路上,喋喋不休的說三道四,十分煩人。多年來我們兄弟只道跟隨薩伊,對外界一無所知,現下只剩我一人,沒有方向和依靠,才隨他們走,心情壞透的我一句也沒有理啋他。後來又使人送我什麼聖堂,真是煩死,在中途就把他甩掉。
習性使然,就跑到杳無人跡的地方,連日來只採野果充飢,肚子吃極還是空空的。在森林裏穿梭了老半天,居然嗅到肉香,巡香而去,見到火堆還有肉,郤沒有人。我上前就拿起肉來咬,看到地上有血汚,觸動元始警介,拿緊劍刃,數個黑影撲至,揮斬之。那些矮細的醜八怪比人類還醜,不強但勝在人多,我把他們一一斬倒,但身受重創,自知支持不了多久,又不能留在險地,連行帶爬的走了不遠就不支倒下了。
刺眼陽光把眼廉強行打開,我睡在牀上,兵刃不翼而飛,衣衫依然破爛,身體卻完好無缺。環顧四周是所簡樸民舍,走在大廳中,無數彩圖無序地懸掛四周,一個鬍子正坐前方,在桌子上不注塗鴉,他察覺我的存在,卻沒抬頭看我。
鬍子:醒了就好,別四處亂跑了,好好休息多陣吧。
那人十分年輕,和那爆炸般的鬍子不相親,一身綠色迷彩麻衣,甚是古怪。我沒有理他,獨自坐在一角。
時間過得很幔,過了很久,外出仍然陽光充沛,彷彿沒有黑夜。悶得發慌,我開始留意那些彩圖,漸漸入神,圖內的人物慢慢動起來,像訴說著一個個活的故事。那些圖畫很有感染力,每看一張,就好比一個人畢生的經歷跑入腦內。閱畢幾張後,很多以前不曾出現過的情感,如悲痛、憐憫諸般種種,不斷把我的腦袋撕開、塞入,部份又被排斥的破殼而出,痛得我跪地嚎哭。
鬍子手按在我肩膀上說:你以前失去的太多,短時間內你實難以負荷,我幫到的也只得這麽多,回到人間後要看你的造化了。
他鬆開手,頭痛立即消失,我抬起頭已身在森林邊緣,遙望變了色的加蘭斯城。
正義不等同正確 公平不造就和諧
自由不過為逃避 權利不減衛自私
為何假道總眾萬 義責者孤單獨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HKTRPGC  

GMT+8, 2019-3-20 21:48 , Processed in 0.118499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