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角色扮演遊戲同好會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樓主: Adam

角色背景

[複製鏈接]

310

主題

1萬

帖子

2萬

積分

TDH GM

God of Excel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28736
發表於 2014-12-11 11:14:52 | 顯示全部樓層
Player: Kenneth
Character: 嘉斯珀黑曜 (Jasper Obsidian)
Race: Dwarf
Gender: Male
Class: Fighter 1
Alignment: NG


背景:

嘉斯珀身為黑曜家的第三子,如同其他同年紀的年輕矮人一樣,跟隨族中長輩鍛鍊武藝,雖然身體強壯的嘉斯珀對訓練應付自如,武藝亦練得不錯,不過嘉斯珀的內心不時對這些訓練有些疑問,疑惑他們鍛鍊出來的武藝是否能應付敵人?

可惜刻板的家長式訓練並不能釋除嘉斯珀的疑慮,因此,當嘉斯珀完成所有訓練,他決心要問個明白,他向族中長老說明他心中的疑問,長老表示黑曜家每隔幾代便會出現一個對傳統有所挑戰的子孫,雖然挑戰可能會對傳統有所冒犯,但如果挑戰的出發點是好的,或許挑戰的成果會令傳統變得更成豐富。

嘉斯珀聽不明白長老那些玄之又玄的道理,只好直接向長老再問清楚一些,長老解釋矮人族天生有抗魔能力,加上戰士的本能愛穿厚重的盔甲,因此先天對魔導魔法有抗拒,長老表示嘉斯珀會質疑,即他比其他矮人會想得更多,那麼能夠掌握魔導魔法的使用也未可知。

嘉斯珀給打開一個從未想過的境地,便向長老問明如何可以了解更多。長老指出雷神山有關魔導魔法的資料不多,魔法師更少,或許嘉斯珀要離開雷神山到外面去自行尋找答案。

嘉斯珀沒有半點遲疑,對自己的目標十分明確,向家人說明要到外面遊歷學習,希望對世界了解更多,也沒有理會家人的錯愕,便二話不說的離開雷神山。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2

主題

3942

帖子

1萬

積分

傳說冒險者

積分
11527
發表於 2014-12-11 17:11:43 | 顯示全部樓層
Player:    新手冒險者(Kenneth Wan)
Character: 戰乘風
Race:      Human
Age:       17
Gender:    Male
Class:     Ranger/Lv1
Alignment: CN

在加蘭斯城北方一片冰天雪地裡, 有一個十多歲少年,在冰上趴在地下一動也不動,似乎已經暈了;
但當前面一隻兔子停下來,突然一箭! 兔子便被釘在地上,之後這少年便拾起來,回家了。

「媽~回來了,天氣越來越來冷,已經沒有什麼動物了,守了大半天只有一隻兔子;狼呀,熊呀那些你又不準我打」
「太危機了,風兒,先來喝口熱湯吧」說是熱湯,其實跟熱開水沒什麼分別了。
「媽,自從年頭村中沒有水,所有植物都枯萎,我們搬來這村也幾個月了,但始終也是新種,種不出什麼,起碼兩三年才有好收成」
「幸好當年你跟你伯父學了一點狩獵技巧,不然今年冬天也不知怎過,還有隔壁洛尼家也是給了不少幫助我們呢,人家女兒也是看在你份上吧,雖然你只有17歲,但也不算小了...」
「媽!雖然洛尼家有財,但您也不可以把我"賣"了呀...我怕我一起床,以為床上多了隻野豬,一不小心就用匕首給做了...」
「哎,怎會像你說的那樣啦!洛尼家那丫頭胖是胖了點,但也是十六好年華,而且胖好呀,有福氣又好生養」
「好了好了,再過遲一些再說吧,不如先把兔子先煮好吧,我冷了一天,好餓呀」


直到半夜,戰乘風留下書信,說會寄錢回家;貌似又是一個因為迫婚而離家出走的故事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0

主題

726

帖子

2137

積分

DOI GM

小櫻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2137
發表於 2014-12-12 18:58:01 | 顯示全部樓層
Character: 卡陶莉
Class: Cleric
AL: Lawful Neutral
Race: Human
Age: 16
Birth: 1.9.417
Height: 5’6”
Weight: 128 lbs
Hair: Silver
Skin: Milk White
Eyes: Water Blue

墓園,是讓死者安息之所。葬禮,是帶領死者到達亡者世界的途徑。
師父說,讓死者安息,是我們的工作︰由打理墓園,至舉辦喪禮,我們為既逝者服務;讓應生者生存,也是我們的使命︰由學習急救,至認識疾病,我們亦為生者服務;一切生物,生有時,死有時,這是生命的循環,也是我們守護的事物。

師父說,他是在路旁發現我的,並把我抱到墓園撫養。我慢慢的學習師父的工作,學得有板有眼。
「吾主似乎仍未希望接收你我的靈魂。讓你我相遇,也是吾主之意。直至那一天,當吾主需要我的侍奉時,墓園就由你來看護。」師父總是這樣說。

我並不聰敏,我努力學習師父的一切,醫學、求生技巧、打理墓園、吾主的教誨……生活是如此的安寧,如此的平淡。

「徒兒,你也不小了。我再沒事可以教你了。也許,該是讓你上路的時候了。」師父語氣相當認真,並拿出一些裝備及衣物︰「拿著吧!開展你的歷練吧。學習、理解並實踐吾主的教誨吧!」

依師父的指示,我來到了加蘭斯城的門口。
這是小櫻~~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462

帖子

1222

積分

典範冒險者

新朋友

Rank: 6Rank: 6

積分
1222
發表於 2014-12-17 21:20:0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Chris 於 2014-12-17 21:39 編輯

Character: 唐詩/唐言寺
Class: Ranger
AL: Neutral Good
Race: Human
Gender: Female
Age: 16
Height: 4’6”
Weight: 85 lbs
Hair: Black
Skin: White
Eyes: Brown



「夫君,就這樣送小詩去歷練好嗎?你知道的,她性格可能會吃虧呢。」一把年長女士的聲音擔心地說道。

「娘子,送年少子女跟隨導師進行歷練是我們唐家的傳統,我們也要遵行。」一把雄厚的聲線說道。

「唉,你啊就是肌肉生上腦了才忍心送她走!她只是我們收養的。」女士如是說。

「就算多艱難,我都希望她能克服,真正成為唐家的勇士。」男子聲線不穩地細語道。

=======================================

「你好小女孩,那麼你是跟我訓練的弟子了,我叫唐雲,你叫什麼名字呢?」一位身穿皮甲背帶長弓的男子問道。

只見少女看了看男子,並拿出一張以一看便知是男子粗糙文筆書寫著「唐言寺」的布片。

「喔,唐言寺,那叫你小寺好了,小寺我們第一站先去純白村,那兒。。。。。。」

只見女孩全程沈著臉聽男子說話,雙拳發抖地緊握著。

幾天後,男子問女孩:「小寺,你父母跟我說你可能有些難處,難道你不會說話嗎?」

女孩搖頭,「那你不想說話嗎?」女孩再次搖頭。「。。。。。。」

又過了幾天,女孩坐在草地上,男子拖著一匹小馬到來道,「我看你這幾天身手敏捷力量不俗,而且喜歡看動物,我猜你會不會想試試騎馬呢?」男子親切地說。

「非常感謝。」女孩先謝過男子,後試著輕撫小馬。

「原來你真的會說話!為什麼你那麼沈默呢?」男子問道

女孩皺一皺眉說:「我的過去使我不想相信人、不敢投入感情而且對自己沒有信心,我明白別人也沒必要相信我,所以我從不強求別人什麼,但只有對那人有一定認識才敢與他說話。還有,我叫唐詩啊!」

「原來你叫唐詩雅?。。。。。。原來如此!我體諒你的處境,但我覺得最低限度要懂得回應別人基本的話才行。來,這也加入課程中吧。」

「我叫唐詩!」少女以粉拳擊向男子。

========================================
「來小詩,幫幫阿姨耕作吧。給你自家作的麥芽糖獎勵喔!」
「。。。。。。」
「小詩,要跟我一起狩獵嗎?今晚可以嘗嘗我煮的肉湯呢。」
「。。。。。。」
========================================
光陰飛逝,少女長大了不少

「林姨,我今早幫你澆過水了。」

「陳伯,今天我要野外訓練。就不部你狩獵了。」

「她是個好孩子,但不太愛說話呢。」

晚上,少女騎著馬回到村莊,發現村莊火光熊熊,一批數量稀薄的形態矮小醜陋的生物包圍著村莊。

「該死 ! 是哥布林 ! 」少女先以箭射倒一隻,在其他包圍上來時與戰馬一起打倒了不少。

就在此時少女聽到村中傳來陣陣慘叫,她放下那少量的怪物策馬衝進村莊,看到血流遍地的場境,
但慶幸的是還一大部份村民正在奮勇抵抗,看來能抵抗這次的入侵,可惜她卻遇見最不想看到的一
幕-一隻體形較大但混身是傷的哥布林正提著奄奄一息的唐雲走向村民的方向,唐詩騎著馬不顧一
切衝向怪物並以手中騎槍刺中牠,但馬兒卻在經過時被牠用武器打倒在地,少女大喊著奮力刺向怪
物,看似命中了其要害竟真的打倒了這怪物,這時其他怪物也開始四散。

「唐雲!唐雲!陳伯過來幫幫忙啊。」少女哭著叫道,跪在唐雲身旁嘗試。不遠處的陳伯應聲趕來。

「別傷心,為了有意義的事犧牲,我的人生無悔。你學的也不錯,去吧,去進行你的冒險吧。」男子捉著少女的手道。

========================================
飛散的星火,帶走了靈魂。 臉上的淚水,訴說著別離。

少女留下了一封淚印班班的信,離開了村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22

主題

1萬

帖子

2萬

積分

TDH GM

第六天魔王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23365
發表於 2014-12-18 15:59:1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Dainherbs 於 2014-12-18 16:08 編輯

Player: 賢
Character: 彼列.巨輪 ( Belial.Wheel ) - 賭仔
Race: Human
Gender: Male
Class : Wizards
Alignment: CG

背景:

"没智慧的人, 只能跟從命運巨輪而行, 就正如剛才那些輸掉的冇用鬼一樣... "
"從你的表情, 我知道你看穿了, 但是, 你没去抵抗, 所以也跟剛才的人一樣."
"你雖然不知道, 但其實你已經輸了不只一次..."
"...再一次, 再一次去重覆你的人生吧 ! 一直做敗北者, 做没用的人吧 !"

醒來後, 拿起背包及陪伴自己已久的魔導書, 繼續跟隨著大夥前住城市, 把貨運完成.
可是一路上卻忘不了夢中的點點.
那張嘴臉, 敗北, 那種像是比人出老千輸掉的感覺...
其後有一種感覺湧上心頭, 反抗 ! 我應該反抗這種一直送貨的人生 ! 天想要我見死不救, 我就偏要去救人, 我以經受夠了個重覆的夢, 重覆地見死不救.
"多路先生, 我離開, 多謝你照顧我咁耐, 四處去搵記憶, 我好似有線索, 想去試試..."
好 ! 押下生命, 做我行我素, 抗命逆天, 做最冇用既逆天者 !
命が繰り返すならば 何度も君のもとへ
欲しいものなど もう何もない
君のほかに大切なものなど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9

主題

3637

帖子

8403

積分

COC版主

天殺的變態女

Rank: 8Rank: 8

積分
8403
發表於 2014-12-18 16:33:0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mugi 於 2015-4-17 00:55 編輯

我叫洪一腿,
我們做山賊,
女人, 錢, 隊友, 都來得快, 去得快,

我們要不被冒險者血洗,
要不被森林守護者驅趕,
或更慘, 被外來的動物攻擊,
但我想指出很重要的一點,
我們,是很守秩序的人,
食物,錢,都是經過自己努力一點一點,搶回來的,

小飛飛是老大4年前一個行動捉回來的,
跟她一樣同期被捉來的女人都己死了,
她們沒一個耐玩, 來到只會尖叫, (雖然我沒所謂)
根本過不到一個星期, 一個月內, 老大便會處理掉了.

我們都有建議過老大試找年紀小一點的,聽話的,
但老大不喜歡小女孩, 又說她們吵耳,又說怕養小孩,又說怕她們長大走樣,
只有小飛飛,是唯一一個在我們這裡留最久的,

她總是安靜地服事我們,
聲音也很好聽,
而且我覺得她也很聰明,
初來這裡己經認識很多字,
而且還很快學會了包紮!幫了兄弟很多!

我覺得她喜歡老男人,
每次我瞧向她時總見她跟我們的醫生澌混,
害得連老大也妒忌他們, 每次見他們聚在一起便故意找碴,
有時我會覺得, 幸好小飛飛脾氣好,
每次都順老大意, 又會主動逗老大開心,
不然她也會跟其他女人的下場一樣,
一早被殺, 拿去餵狗.

一個月前, 我們突擊村莊行動由於突然出現冒險者干涉終告失敗,
醫生倒下後, 我們十數個兄弟也一一戰死,而我也在這次戰鬥中陣亡,
老大是第一個逃離戢線的, 回到老巢時, 他對小飛飛發池他的怒氣, 小飛飛溫柔地包容他,
第二天, 小飛飛問老大, 老醫生在哪, 她說要分享她的研究, 老大又發怒, 小飛飛還是包容老大,
第三天, 小飛飛猜到大伙兒兇多吉少,她沒有再問老大大伙兒的去向, 只是如常生活
第四天, 老大欲向小飛飛求歡郤發現硬不起來,
第五天, 老大還是挺不起來, 於是他以鞭打小飛飛以得到把怒氣發泄的快感.
第六天, 老大覺得是小飛飛老了,令他不再興奮, 故變賣了寨中一切資源, 用盡手上所有錢, 帶同小飛飛去了皮蛋街相熟妓寨實行酒池浴林, 我們一行17隻鬼魂跟著他們到了酒池浴林, 見女人和女人互相安慰,得到無限歡樂, 但老大, 還是沒能硬起來.
第七天, 我要回魂了, 我想我的屍首也發臭了吧, 回到老寨這個地方, 真是感到很唏噓, 冒險者是什麼?山賊是什麼?曾經我手下亡魂無數, 但就因為一次, 一次的失誤, 我成了冒險者的刀下亡魂...
看著小飛飛,她正對老大念念有詞, 她是成了魔法師了嗎?
聽了小飛飛的說話,老大狠狠地賞她一巴掌!!

小飛飛!! -我們一眾鬼兄弟驚呼,
希拉神啊!請你拯救她!她只是一個善良的小傻瓜啊! -一眾兄弟看著在尖叫的醫生
小飛飛被打後還是唸唸有詞,
我們一眾兄弟還是第一次看到小飛飛這個表情, 冷酷, 堅定
在小飛飛的咒語下, 老大漸漸跪底,他好像在痛哭, 好像在祈求小飛飛什麼似的.
就在這個時候,地獄的門向我們打開了,我們十七兄弟向地獄進發, 那個該死的醫生都跟我們一起.


p.s. 順道一提, 今天是我死後的第23天, 地獄不像你們說的可怕, 我過得滿爽的, 我認為地獄的女人說不定真的較可愛,而我, 正跟優一腿 雅子的女生快活快活中

-------小飛飛的日記-------

兄弟們努力為你打天下,
如果你只願為自己的肉欲而過活,
我只能把你的子孫根廢了讓你餘生好好懺悔

菲娜



Human Cleric

Alignment: Neutral
Deity: Water

Domain: Healing, travel

Str 18
Dex 10
Con 18
Int 13
Wis 18
Cha 12

Skill:
Concentration: 3 rank
Heal: 4 rank
Knowledge (religion): 4 rank
Spellcraft: 1 rank
Survival: 4 rank

Feat:
Augment Healing
Divine Vigor
Track (level 3)

種族, human
性別, 女
年齡, 17
外觀,金色中短髮,頭髪有點亂,巨乳,外衣的背面有一個大大的,用橙色的線刺繡成的太陽教標誌,腰間別了個小小的holy simble,底向外,面向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1

主題

6992

帖子

1萬

積分

TDH GM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16717
發表於 2014-12-22 13:29:1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Paperoil 於 2014-12-22 13:40 編輯

Player : PO
角色:尼古.拉特斯拉 (Niko La Tesla)
Gray elf, male.

「尼古,若你對這玩意兒比較有興趣,不妨回去影藝大師那邊學習;不用一邊聽我講學一邊把玩百合匙。」
「對不起長老,我不會....」
長老不待尼古,就打斷了他的回答:「而且,我聽說你這陣子好像也有跟那些旅人上泰爾的祟拜.....你就不能專注一點嗎?」

「以資質而論,你可是這一代數一數二的,為何要浪廢光陰呢....」

精靈全名尼古.拉特斯拉,暫是灰精靈部族唯一一個同時兼學奧法與影子藝術的青年;尼古亦有參加旅人對火神的禮拜會,這在精靈部族是很少會出現的事情。
精靈,傳統來說,也是以專注見稱;他們總喜歡以漫長的生命去探索同一個課題。尤其是以魔法研究聞名的灰精靈。

「將心思分開三個方向…就算你有足足350年,也不能成功的。」
「專注回魔法研究吧尼古。」這是長老的結論。

聽著長老語重深長的勸戒,尼古沒有感到憤怒,只是覺得悲傷。
悠久的生命對精靈造成的影響,就是精靈普編變得封閉;精靈社區的安穩,一成不變,做就精靈們安於現狀,不思進取的性格。

「我明白了長老。」尼古下定了決心。

「專注,是這兒的生活所需,但亦是這兒的咀咒;專注,同時亦使精靈族群變得單一。」

「正如泰爾所言:火光需要燃燒之物。燃燒之物越大越多,火光越旺越盛。沒有犧牲就沒有得著。」

「如果我要兩者兼有大成,就必需要犧牲現在的平穩生活,到外面歴練。」

「長者保重。我大成之日就會回來,改變這兒的生活。」

告別長老們,尼古就跟來訪的旅人們離開。開展動盪的生活。


兒子生性病母感安慰
父涉姦兒子女友被捕
為食女立志做醫生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8

主題

1214

帖子

4326

積分

偉大冒險者

數字當

積分
4326
發表於 2014-12-23 22:07:1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adam6318 於 2015-1-1 11:57 編輯

姓名 : 練紅炎
性別 : Male
年齡 : 22(生於尼斯歷410年12月24日)
種族 : human
職業 : Barbarian
營陣 : N
高6'0''
重145 lbs

一聲又一聲的熊叫,艷玉在普洛拜亞前往晴空的路上,被這熊叫聲叫停了,立即躲樹後。由於正值寒冬,艷玉十分緊張,想著冬天不是熊冬眠的時間嗎,為什麼會聽到熊叫。

在十數分鐘之後,熊的叫聲停了,艷玉探頭一望,沒有熊的腳印,只有一個嬰兒被一小塊熊皮包著,艷玉馬上跑了出去,抱著嬰兒,用自己體溫保護著他。

在幾小時後,到達一條村莊,艷玉馬上走入旅館,叫了兩碗熱湯,並馬上確認一下嬰兒是否還生存著。

還好,嬰兒還有體溫,在艷玉懷中睡著了。艷玉在喝完熱湯之後便租了一間房,望著嬰兒,艷玉心裡面的母愛像熊熊烈火般燃燒起來,隨口說了一句,在找到你家人之前,我便叫你紅炎。在牀邊睡著了,直到被紅炎的哭聲叫醒。

這個冬天,艷玉沒有按原定的計劃到達晴空,在這小村莊附近打聽,熊的叫聲跟紅炎的家人下落。

直到春天,只打聽到在森林中有一對會變熊的夫婦,可是艷玉並沒有找到消息之中的夫婦,但相信這對夫婦就是紅炎的雙親。

在消息盡斷之下,艷玉帶同紅炎一起到晴空。艷玉一家,是札根於普洛拜亞某小鎮,在一次瘟疫當中只有數名身體較為好的年輕人生存下來。艷玉的父親的一族人世世代代都住在這小鎮,艷玉的母親是一個晴空人,所以在瘟疫之後靠著只有地址的艷玉,便踏上前往晴空之路。

尼斯歷411年5月1日,艷玉跟開始會說話紅炎,到終於找到了母親小時候住的小鎮。到了練家的門前,一個身高6尺2的男人開門(當年的練白德),艷玉手抱著只有數個月大的紅炎,說了一家人都死於瘟疫之下,跟紅炎的由來。

當日晚上,練家開了一個家庭會議,決定只要艷玉嫁入練家,並紅炎要改姓為練,方可留低。

艷玉考慮了數天,跟家中的長輩都開係不錯,尢其是,白德,跟白德的媽媽 - 練香蘭,得知家中的大小事務都已經交由家中的獨子白德處埋,現在只希望白德可以快點為練家繼後香燈。最後,答應艷玉了嫁入練家。

在這幾年,合家平安,一家人相處得十分和諧,還三年抱兩,先後誕下了,紅明,跟白瑛。

家中兩老都十分開心,在白瑛出生後的半年左右,雙雙都十分安詳的離世。

之後幾年,一家五口,都相處得不錯,艷玉在家中相夫教子,白德打理農田,在414年頭,艷玉更懷了白龍。

在紅炎十二歲那年,便跟爸爸白德,學習使用兵器,到林中打擸,農田便交給紅明跟艷玉,白瑛在家中有一點智根的人,跟了觀音娘娘寺中的解籤佬讀書寫字。

在紅炎十六歲那年,決定加入國家的軍隊,離鄉別井。

離開的前一晚,艷玉跟紅炎詳細交待了其身世,紅炎大吃一驚,原來我身上流著的不是練家的血,是一對會變成野獸的人的血,紅炎過了一個對他來說第二個最不平凡的一晚。

在紅炎當兵的幾年其間,受著嚴格的訓練,力量,體質都比以前好,比同期的士兵表現好,被編配到山區巡邏的部隊。

在一次山區巡邏當中,被一班人多勢眾,裝備精良的山賊突襲,只有紅炎跟數名隊員生還,被一名路過的德魯伊救回。

回到軍營之中,匯報事情之後,希望有更多的時間調查出賊的事件,紅炎申請離開軍隊。

在紅炎申請離開軍隊之後,被降職,調派到赤翼角的官府做捕快,要到秋天過後才能離職。雖然,是有一點點不開心,但紅炎卻接受了。

在離職半個月,某日,紅炎跟另外一個捕快看守碼頭,中午,聽到一把十分熟悉的聲音,是四弟 - 白龍。

白龍上前以十分沉重的語氣說了一句,家人全部都死了。紅炎一時做不出反應,只是"o下”了一聲。

突然,有兩個騎馬的捕快,大喝了一句:前面的人是練白龍嗎?

白龍回答:是。便望著騎馬的捕快

其中一位騎馬的捕快拿出皇榜,上有練白龍的畫像,說:犯人練白龍,我以叛國罪名將你捉拿,還不束手就擒。

話畢,另外一個守碼頭的捕快,拿出長矛,刺了一下,但白龍身手不俗,沒有命中。

白龍意外地,沒有作出反抗,只是問我因什麼叛國,便被捉拿了。

紅炎便在碼頭打聽了一下,原來,白龍買了一張船票,前往加蘭斯城。

紅炎以數年來當兵的錢買通了囚卒,給白龍有飽飯吃,不用受皮肉之苦。

在離職的前一日,紅炎,要到城外做繪子手。

中午,紅炎到台上發現,原來要處斬的犯人是白龍,但紅炎以示清白斬殺了白龍。
當日黃昏,紅炎收到了這一年的工錢,便功成身退。在離開之前,以不再留在晴空為理由,向其他的捕快打聽了一下為什麼叛國,和會不在秋後處斬。

原來,這狗官收到上司的指令,這個練白龍,得罪了當地的地主,還被找到一封信,內容是:為家人報仇 有緣再見 練白龍字
大概是這地主用錢疏通了這狗官,要殺了練白龍,所以便用叛國罪殺了他。而為什麼不在秋後處斬,是因為他在堂上胡言亂語,被打三十大板,最後畫了壓,所以就會在秋前便處斬了。

紅炎大怒,但理性沒有讓他失控,反而要紅炎明白到,沒有錢財,沒有權力,是報不了仇的。

紅炎以他的劍起誓,今生不做晴空鬼,來生不做晴空人,要死就要因為報仇而死,我一定要殺死這該死的地主。

紅炎當日,用了今年的工錢買了一張去加蘭斯城的船票,了解一下為什麼白龍要去加蘭斯城。

在船上,紅炎回想了很多當年跟家人一起生活的回憶。

其中最為深刻的是父親白德的一段教悔,"大丈夫當帶三尺之劍,立不世之功……"

紅炎向著海說:父親今孩兒不孝,未能立不世之功,但我會用你教我的三尺之劍去為家人報仇。

一個月過後,紅炎到了加蘭斯城,打聽了好一段時間,沒有一個認識白龍,但紅炎知道了一件有關加蘭斯城的事,就是加蘭斯城有冒險者之都的名字。

紅炎盤川用盡之下,有大仇未報,後無退路,便當上了冒險者,以自己的力量得到強力的裝備,得到有力量的冒險者認同,報仇之日指日可待,要這地主,不但要身體得到懲罰,還要他永不超生。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願大自然與你同在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9

主題

3637

帖子

8403

積分

COC版主

天殺的變態女

Rank: 8Rank: 8

積分
8403
發表於 2015-1-1 14:24:0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mugi 於 2015-1-11 04:03 編輯

所謂富不過三,
沈羽晨父親早年做冒險者掙了一筆後,
買田買地買奴,日夜揮霍無度沈迷玩樂,
在生下羽晨及其他40个兄弟姊妹後20年,家財盡散。

羽晨的專長是製作草藥(毒品),
小時候,這専長常常被父親利用,
被要求制藥以宴客及售賣,
隨著年紀漸長,羽晨發現他製作的草藥是有問題的,
會令人亂叫,流口水,  令人上癮不工作,有時甚至會兄弟姐妹打架甚至波及自己,

在這種壓力下,羽晨15歲時搬到離家4天路程的深山中的寺中居住,
由於這個時候家中的財產未用盡,而且之前羽晨所製作的草藥存貨仍很多,
家人對其去向並無任何查証或查找.

直到一年前,羽晨落山幫主持辦貨,一落山發現很多人微妙地望著自己,
羽晨感到奇怪, 去到辦貨店: [老闆~!我來入貨了]
[沈公子!真的是你!]來到店內, 老闆的行動印証羽晨的直覺,今天大家果然有古怪,
老闆平常他都稱自己阿晨,畢竟是老朋友, 但今次聽到自己打招呼,
他馬上由店後歡欣地出來迎接,更用敬語稱呼自己, 加上,  他手上有一張告示.
[何老闆你手上的是....]一切都很不尋常,羽晨心想.
[貴父以為公子你上星期開始失蹤,派人到處找你啊! 我都擔心公子你是否被豺狼做了]
[我不會再回去了,]羽晨當時面色一沉,想想看他離家出走都已經兩年, 現在父親才來找人?他不難想象發生什麼事.

[你父親為人父母,一定會擔心你的,你跟我回去吧. ] 說謊.羽晨心想.
[老闆,你不要公子公子地叫了,我父親想什麼,莫非我不知道嗎?]羽晨不慌不忙地執貨.
[公子, 你行行好去吧..當是打賞..啊不是..當是給我面子...]老闆說漏了嘴,羽晨馬上停下手來, 走向老闆,搶去告示紙,一看,才得知帶自己回去有賞金
[無聊, 我家已經一個仙都沒有了]羽晨將告示丟在地上, [叫我回去只是繼續製草藥害人.]
羽晨想了想,他總要逃出這個地方, 但線眼多,突然跑起來更危險:[不過,要是只是這點錢應該還有...看在你一直照顧我, 好, 我跟你回去,但先等我辦好貨,嗯..還欠四條狐狸皮,六支金木菘.八十四磨早迉草,.麻煩你囉,老闆!]
[好好好, 這樣才是乖孩子]
羽晨知道狐狸皮在後院曬著, 早迉草處理也需時, 羽晨用個方法使走老闆, 趁空檔靜悄悄地離開.
羽晨一路上走得越來越快,草帽壓得越來越底, 他回到寺中,告知主持和師兄弟,
同門師兄弟都認為羽晨不該留下,主持則覺得, 羽晨是為了正義之事不回去這個作惡的家, 寺中該支持羽晨,
羽晨留在寺中,日夜提心吊膽, 覺得自己對不起寺中兄弟, 終於,三個月後, 父親帶同18兄弟來要人,迫羽晨製藥來賣,羽晨不從,
父親及一干人等跟主持,羽晨及6個師兄弟打起來, 雖將羽晨父親擊退, 但主持都受了傷, 寺也燒得半清了,師兄弟想要趕走羽晨, 主持則堅決要羽晨留下, 就說這裡是羽晨的家,
更責訓弟子,將心比心,如若今天不是趕走羽晨,而是趕走其他人, 莫非又能獨存?
眾弟子不能反駁主持的話, 主持便提議搬到其他地方修行, 羽晨自告奮勇, 出外賺錢支持師兄弟.無人反對, 羽晨第一年出來做標師, 至今又發現冒險者似乎是更好的工作.
小龍搬家...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2

主題

3942

帖子

1萬

積分

傳說冒險者

積分
11527
發表於 2015-1-2 17:24:30 | 顯示全部樓層
Player:    新手冒險者(Kenneth Wan)
Character: 包士風.史東 (Bashful Stone)
Race:      Dwarves
Age:       46
Gender:   Male
Class:     Fighter/Lv1
Alignment: NG

雷神山附近一小村落-史東家
"把那個石雕放到那兒,小心輕放啊"
"嗯~~知道了.."
"明明是男兒家,氣力又大,舞起大槍也是虎虎生威, 偏偏對答就如娘娘腔!"
"你整天就是打他罵他, 他那會大膽呀, 我看不如把送到加蘭城你哥哥那裡, 把他鍛煉一下吧,不然娶媳婦的事再過二十年也不用想啦!"
"也好!包士風, 快些拿些盤川,去加蘭斯皮蛋街找史東打鐵舖!做個冒險者!沒有什麼成就就不許回來!"
無奈的小史東只好拿起行裝,向加蘭斯城出發
但走了一半路程才想起...忘了問什麼叫成就...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HKTRPGC  

GMT+8, 2019-11-12 13:18 , Processed in 0.18795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