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角色扮演遊戲同好會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樓主: Adam

角色背景

[複製鏈接]

3

主題

127

帖子

1224

積分

典範冒險者

考了成千個世紀也考不上的惡魔先修班學徒

Rank: 6Rank: 6

積分
1224
發表於 2014-8-7 15:23:38 | 顯示全部樓層
Character: 楊康/楊曬魚 (Yang Hong/Yang Shineyue)
Age/Sex: 17, Male
Race: Human
Class: Monk 1
Alignment: LN

Background:
一個人的名可以成為家族之傳承,帶給後代榮光,也可以是千古污名。
姓乃承宗祠,可溯本追原。"楊"為晴空之姓氏。
名代表父母對子女的期望。我名"曬魚",聽起來十分土氣,也很平庸。不過我卻很喜歡,母親每次叫喚我時都帶着笑,她說我的名字代表脱離世俗的爭鬥,代表自在。
我成長於一個名叫珍珠島的美麗小島,這裏的小村民風純樸,唯一美中不足之處,是這一帶經常有海盗出没,向無助的小村苛索。一般只要就範,並滿足他們的要求,村民都可以平安生活。而大家最不想見到的,是那些間中出現,叫所謂冒險者的人,說什麼行俠仗義,要幫我們打走海盗。他們十居其九都是眼高手低,又要硬出頭,被痛打一頓後抱頭哭着跑。有時都會有些強手,逐走了海盗後,就在村民面前耀武揚威一番,走後不久,海盗不又是回來了,苛索還要加重,結果反害了村民。

尼斯曆424年9月某日,今天又來了一班冒險者,說收報有海盗出没,老村長見他們凶狠非常,不敢有違,如實說有賊會來收數。是夜,他們把村民趕入一家木屋中,把全村弄至烏燈黑火。兩名穿重甲有聖徽的冒險者霸佔了近海小屋,還點了燈。又有一個躲在灘上小船下,十分顯眼。其他的就隱於暗處。我在罅隙外望,見十幾個身影潛近,而那班冒險者毫不察覺。隨着一名冒險者中茅慘叫,戰幔拉開。在小屋內叫卷什麼的聖騎士見同伴受襲,狂衝而出殺入敵陣。「死蠢!」心想,我信心十足地轉向身旁的老爸說:「你信唔信吖?我數十聲那個拿長劍就會瞓低!」老爸微微點頭。砰!嘭!天教聖騎士倒下,我和老爸同時舉拳慶祝。一度深寒的目光近距離來襲,我倆受母親無尚權威脅逼下,只好收斂。打鬥很快結束,冒險者們一敗塗地。村長遁例地跪下解釋,並將全部責任推到冒險者身上,海盗們圍着村長一輪指罵。要能解決事情,自然需要錢,村民把重傷的冒險者抬到一旁,我乘那班海盗不注意時,在那笨聖騎身上搜掠一番,居然有一袋重壓壓的金幣,原來做冒險者是那麽有錢的!之後,我把所有金子奉與海盗,說是村民的代罪金。海盗們似是十分滿意收獲,没有再給冒險者們下一刀便離開。經照料後,冒險者們拾回一命,拖着鬥敗的殘驅離開小村。

又過了一陣安靜日子,這天天氣不大好,海面有點風雨,漁船都提早回來了。我溜了出去和鄰家小孩玩,没有幫手補魚網。突然聽到小窈姊的尖叫聲,村民們都走到灘頭,見小窈姊被一群衣飾相若,手持兵器的陌生漢捸住。村長上前說項,被一拳打倒地上。粗漢大哮「給你們十日時間,籌措500金幣,沒有的話,就拿你們村裏的大姑娘去賣,别想要跑,否則殺你們一個不留!」眼光歪斜望向小窈「這個就當上期吧。」隨即拖着小窈下船離去,無人勇上前阻撓。半小時後爹娘打漁回來,見小窈媽哭成淚人,上前問過究竟。
「小窈媽不要擔心,我會把小窈帶回來。」爹堅守地說
「心哥...」娘顯得無奈
「這次不能不管了。錢棄了没關係!糧拿走了,可以去海裏打漁吃!子女没了那有父母想活下去。」
「哪好!我們一起去。」娘神情變得肯定。
「小魚不怕,也跟你們去!」我握緊了拳。
「小魚不能去,你要幫手照顧小窈媽,還要幫爹娘辨一件事。」
回到家中,老爹拿出一個油布包,說是爹娘在晴空故鄉時所學的心血結晶,要我好好保管。
走到海邊,娘合上雙眼,雙手抬起,一會老爹問道:「可以找到嗎?」
「不要小看我,他們走不掉的!」
我看着爹娘踏步上船,船以比平常快上多倍的速度向大海駛去。

已過了六日,爹娘還没有回來,小窈媽早哭乾了,無望地看着海。我也開始擔心爹娘,雖然老爹是村子裏最強壯和唯一能捕捉到黑魔鬼(魚)的漁夫,畢竟對方是凶狠的海盗,能平安回來就好了。
「啊!囡...阿囡返來嚟喇...真係番嚟喇...」小窈媽飛奔向海,村民還以為她憶女成狂。當看到漂來的小舟,小窈無力地揚着手,眾人才相信是真的。村民合力把船拖上岸,母女二人相擁痛哭。小窈姊身上只有輕微擦傷,但左面頰上有大蓬血跡,明顯地來自他人。我想追問爹娘下落,可惜小窈姊的情緒久久未能平伏,無法回話。

旁晚,小窈姊終於回過神來,憶述遭遇時仍然十分惶恐。
「我被那班海盗帶走,坐了一天船後又換了船,我被困在船艙內大約兩天,到達了一個島。那裏有碼頭、又有屋,還有一條路,我估是連上山上的寨。我被他們收押在屋旁的大籠內,籠內還有兩個衣衫不整的女子。」小窈姊開始有點眼紅了。
「當晚入黑不久,我聽到有激烈的打鬥聲和慘叫聲,還有一個海盗凌空飛撞過來,血濺在我的臉上。」小窈姊全身在發抖。
「之後,我見到小魚媽出現,一劍把籠子的鐵鏈劈斷,叫我們跑到碼頭取船走。」
「那為什麼爹娘没有和妳一道走?」我追問道。
「不知道...在跑的路上我見到海盗們都死了,有些更身首異處。還有見到楊叔叔,他正在檢查地上一具在有紋身的死屍。」
「你怎知那人死了?」出於好奇一問。
「他的頭被打爆了...」晃然靜默。
「我怕踏到屍體和血泊,又因餓了兩日,走得有點慢。聽到你爹娘說話,好像認識那紋身漢,說什麼當年牛家村就是他們屠的,還害了你們一家,要為枉死的討回公道。」雖然知道自己是晴空人,但爹娘很少提及故土,他們舊時做什麼工作,開罪了什麽人,什麼牛家村我全都未聽過。
「船離開時,叔叔和嬸嬸向着山裏去,之後的我就不知了。」

昨夜,我收拾好小行囊,早上放好了糧水,拉帆出海。村裏的大人都勸阻我,但都没能改變我。爹早教曉我基本操船的技巧,只是小個子力氣始終有點牽強,未到外灣已差點氣盡,只好隨風碰碰運氣。老天似乎未想收留我,四天半後,發現一個近似小窈姊形容的小島,我拼命地挂船。臨岸一刻還翻了船,喝了幾口鹹湯,蹣跚地總算攀上了陸。竭息了好半粒鐘,回了力便向碼頭方向走。陣陣屍嗅迎面而來,雀鳥仍在啄食那些不完整的屍身,我強忍嘔吐,向山裏小路大步走,直至崩塌的寨門前。這裏屍首比山下多出不只一倍,大多有古怪的紋身。沒有人清理,代表海盗全掛了,又或是跑光了,我抱着一絲的期盼小心地走。穿過了兩進門,步伐續漸慢下來,並開始搖晃,不願向前面對的不是圍成一圈圈的屍體,而是盤坐在宅門外的娘。娘半丈(五尺)之內一片無垢,臉容莊嚴祥和,卻帶給我痛極的感覺。我跪地緊抱娘,牙根咬得出血,目光直視宅內,牆缺柱裂,兩具擺出相同架式的魁梧身體互撐着,分别只於一具貫心、一具斷頭。

十指滲進血水和泥土,耙開一個泥穴。體力支出早超越我的上限,筋骼已不能正常舒張,只得半拉半拖的把爹娘安躺穴內。「得要找點陪葬才成,這是他們的心血,就放這個吧!」從懷內挑出了油布包。

已經是第九日了,手中兩部經書已背得滾瓜爛熟。當日没有把它放入黄土裏,是不想就此丢棄了雙親心血,現在承傳我心,書已不再重要。我把經書重新裹上油布,埋在墓前,再向雙親吊拜道别。在山裏有一處寧靜高崖,我在這裏進入了冥思,並開始循經修行。
時光流逝,轉眼數載。今天終於要離開了,看來有一段日子不會回來,所以來到爹娘墓前拜别。「爹!娘!孩兒要走啦,我要用您們的心血,行往後的人生。等我回來時,再講經歷給您們聽。」我把海盗們留下來的財帛全時起出,駛小船回珍珠島。我没有打算逗留,乘夜色上岸,把錢用水草扎成小包,投入村民屋內。環島跑了一圈,把一切花光,只餘下瞭暸幾許,應該足夠乘船和吃二三頓飯吧。
没有太多餘錢臥艙,只好在舺板上打着風。想著出來行走,掛住幼氣的名號,很易給人看不起。看着上下晃動的海懸,想住以前期待老爸打漁回來,把十分真貴的安康魚肝拿來煎,一家三口邊吃邊笑的日子。我想拿着記憶一起走,那加在名字上吧!就單字一個康,楊康就是我的名。
正義不等同正確 公平不造就和諧
自由不過為逃避 權利不減衛自私
為何假道總眾萬 義責者孤單獨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3

主題

127

帖子

1224

積分

典範冒險者

考了成千個世紀也考不上的惡魔先修班學徒

Rank: 6Rank: 6

積分
1224
發表於 2014-8-7 15:24:21 | 顯示全部樓層
人物姓名: 火爆爆 (真名:不知)
尼斯曆410年4月19日
職業:Barbarian 1
種族:Half-Orcs
陣營:N
性別:M

「嗚…為何全身都咁痛…」一隻半獸人在火教牧師加德攙扶下坐起, 環顧四周, 有被火焰燒毀的痕跡, 相信他剛才正倒在爆破中心處。
加德: 「你還好吧! 我巳幫你治療, 沒大礙的。你叫什麼名字, 為什麼會倒在這裏的? 」
半獸人: 「我叫…」他努力地想, 試圖記起自已的名字…良久, 不果。「記不起, 我的頭還很痛…記不起我是誰, 也不記得為何在此…」
加德可憐他失去記憶, 把他帶回加蘭斯城。經過一段日子, 半獸人追隨加德, 當上了冒險者, 也信奉了泰爾。人總要有個稱謂, 加德想起當日遇到他的地方, 便為他起了個名號叫” 火爆爆” 。
一日, 加德提着行囊向火爆爆道別, 說要去繼續尋找他失散十多年的兒子。火爆爆提出同去幫忙, 他說自己過去的錯犯, 要自己去彌補,惋拒了火爆爆。火爆爆追問他兒子的像相, 假若它日有緣見到, 可幫上一把。加德指着他一頭卷髮: 「當年兒子才在襁褓中, 現在是什麼樣子我也不曉得, 雖然只有小毛頭, 但相信他有我們家族遺傳這如流雲的卷髮。」火爆爆: 「我能像你一樣成為泰爾的牧者嗎? 」 加德曰: 「可以的, 但不是現在, 努力修行吧, 有一天你會做得比我更出色的。」加德走後, 火爆爆也踏上他冒險的旅途
正義不等同正確 公平不造就和諧
自由不過為逃避 權利不減衛自私
為何假道總眾萬 義責者孤單獨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3

主題

127

帖子

1224

積分

典範冒險者

考了成千個世紀也考不上的惡魔先修班學徒

Rank: 6Rank: 6

積分
1224
發表於 2014-8-7 15:25:12 | 顯示全部樓層
姓名: 穆揚
出生: 尼斯曆 414年
性別/年齢: 男/17
種族: Human
身高/體重: 5’11” (71 inch)/ 155 lbs
陣營: LN
職業: Cleric
外觀: 俊美的少年,遺傳一把銀白短髮,眉綫清秀略帶憂鬱
人格: -
親屬: 穆尸(兄)
信仰: 曼徹斯特
: -
Background:
穆家是信奉並追隨曼徹斯特的宗家,成年子弟會被差遣往大地,自我歷練和體驗人如何面對生與死,安撫那些不安和離散的靈魂,制裁那些不安本份的不死物。
可能他們對死亡的見解和常人較大差異,不太懂那份悲哀的離愁,又不像那行喪業者懂門面,與人感覺過份冷酷,以至穆宗歷代子祠其實並不多。
穆尸、穆揚兩兄弟是在宗家法度考核中,靈修及格,可以入世繁流裏歷練的僅存。
在宗家單純思想下成長,難免和俗世人情有所脫節,所以首次歷練的穆揚,必需隨富次經驗者起步,帶領者正是其兄穆尸。穆尸每次歷練回來,穆揚都察覺到其兄在某程度的轉變,會說在宗家不常聽到的俗話,講些聽不明的笑話,經常掛着不明所意的表情! 穆揚對此表面上沒什麼,沒有張揚地去問,卻記掛在心。行隨半月,疑問日深。不只碟碟不休的兄長,像變了另一個人,四周的人會圍著穆尸團團轉,卻對自己忌而遠之。
這天,穆氏兄弟經過一條窮鄉,幫一家貧農戶辦理喪事,為死去的長者頌渡魂咒,領他往曼徹斯特的座下,使靈魂得超脱。事後穆揚忍不住問,謂什麼他們哭得那麼悽厲,老丈是百年而去,蒙福到主前,是份恩寵! 不像我們為神效使命的,為人伸手的,未得恩許,是不得此福緣,那可是宗祠世代訓冕!!
穆尸早有留意他那不為世俗所容的性格,本想一步步感化,可是似乎效用不太。他把心一橫,放手由揚自己去闖,自己去看看這個天下大世界裏人同事。

正義不等同正確 公平不造就和諧
自由不過為逃避 權利不減衛自私
為何假道總眾萬 義責者孤單獨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3

主題

127

帖子

1224

積分

典範冒險者

考了成千個世紀也考不上的惡魔先修班學徒

Rank: 6Rank: 6

積分
1224
發表於 2014-8-7 15:26:16 | 顯示全部樓層
人物姓名: 戈璧 莫魯克Gobi Muluk
尼斯曆400年4月4日
種族:Halfing
陣營:NG
性別:M
職業:Cleric 1
信仰:艾莎斯
組織成員:SM (SacredMechanism)

遠在人跡旱至的山區深處,孤立着一坐半陷於山璧的城堡,牆和山混然天成,遠望難以察覺。一個身穿華貴禮服的中年男子依窗外望,若有所思。
「咯!咯!咯!」門外響起三下清脆的扣門聲,但没有打斷男子的思緒。一隻半身人托着精緻的茶具推門內進。「主人!下午茶準備好了,今日有草梅慕絲、玉桂糖餅、雲片酥、同茉莉花茶。糖餅剛剛焗起,趁熱食會比較好味。」他緩慢有序地把餐巾、茶具、美點擺放好,然後靜靜企在桌旁。
「戈璧!你來了這裏有多久了? 」男子開口問道。
「誠蒙主人不棄,在貝洛森林帶我回來已有五年了。」半身人說。
「記得當日在路過,你正被隻半獸人土匪追殺,你跑到我身旁求救,我本已無心干預,就是聞到你身上有我故鄉的艾草香氣,才不自覺地出手。」
「係啊主人,當時我跟隨前主人商旅,中途遇劫,那些賊匪把整隊人殺光,我僥倖逃出,那隻大怪頭不死心,徙後追殺,幸得主人打救,動動指頭把它燒焦,小命才得保住。」
「這幾年你把這裏大小家事打理得井井有條,也不枉我將你帶回來。」男子曰。
「這係我嘅本份,只要是主人吩咐的,戈璧自當盡心盡力去做。」
「我就是明白你既心意同忠誠,現在有件事不便自己去辦,又不放心比外頭的人去做,所以想你去走一趟。」
「主人有什麽事要我去辦? 」
「我要你去列國走走,去紀錄一本名册,假想對像是一班有相當能力或潛質的冒險者,你要幫我從中篩選,需要時我會通知你回來,再從最後名單中,找批能者為我辦件事。此行可能要跑上幾年時間,你辦得到嗎? 」
「絕對無問題啊主人。」戈璧肯定地回答
「要考察那些冒險者,最好方法就是溶入其中,當然這對你有一定危險,更甚可能會送命,本不想要你去,但要找個打得的倒容易,要找個有眼光的卻有點難,就好像你為我選的菜,擺的布置都好合口胃。」
「要走這淌苦差,你不想知道背後原委嗎? 」頓一頓後說。
「不想,戈璧為主人辦事從不多問因由,只管去辦。」戈璧斬釘折鐵地道。
「好,這就是我最喜歡的,去收拾一下吧,盡早出發。」
「待伺候完主人茶點,收拾一切,便會準備出發。」
男子坐下,開始享用戈璧為他預備的精美下午茶。
離開山區三日後,在一處密林內,戈璧放出一隻傳訊鴿,鴿子向城堡反方向飛去。
鴿子飛了多日,來到一座圓型土樓,降在內院大木棚上。早在此守候的老者把箋筒從鴿足取下,送入土樓,送到三個身穿不同顏色聖袍的人手上。
黑袍把信箋拆開,「收藏家命令,往收集名單。」
紅袍:「他終於有行動了,叫戈璧交些雜碎名字給他,等他取不到魔法物品。」
紫袍:「不!收藏家看得上眼,又值得等的,可能不是凡品。去請戈璧着力點找些强手,幫收藏家得到手,其時看緊一點,等他收入寶庫時自暴藏處,再一次過把全部魔法物品起出來。」
黑袍:「他說得對,將具魔法力量的物品回歸世上,由人使用,發揮它燦爛的光華,才是正道。不能任魔法道具變成花瓶,收在地窖,給那些不知所謂的收藏家把玩觀賞。」
紅袍:「好!我同意。」
黑袍:「那我通知戈璧立即行事。」
「願艾莎斯大能福澤大地!」三人齊聲高頌。
地下組織:神機會SM (Sacred Mechanism)是由一班信奉女神艾莎斯的追隨者成立,其主張應善用一切附以魔法大能之物,每件物件被附上魔力必有其存在的獨特意義,令它們在地上發光發亮,就是對艾莎斯的熱烈歌頌,反對秘藏用以孤芳自賞,正如一把附以魔法的長劍理應在冒險者手上揮斬魔物奸邪,不是鑲在牆上用作鑑賞。

正義不等同正確 公平不造就和諧
自由不過為逃避 權利不減衛自私
為何假道總眾萬 義責者孤單獨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8

主題

1215

帖子

4309

積分

偉大冒險者

數字當

積分
4309
發表於 2014-9-1 12:32:33 | 顯示全部樓層
提示: 該帖被管理員或版主屏蔽
願大自然與你同在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44

主題

2708

帖子

8781

積分

TDH GM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8781
發表於 2014-9-1 23:29:0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Petersin 於 2014-9-5 21:28 編輯

南.光太郎

Human
陣營:LG
性別:M
職業:Ranger 1 (Wish Class: Kensai)
信仰:天照大神
外表: 黑髮,黑眼睛,黃皮膚(造型請看假面騎士Black Rx南光太郎)
STR 18 DEX 18 CON 12 INT 14 WIS 10 CHA 8

427年明治,滅妖戰爭期間,地點: 隱星藩

男孩居住的村落遭受妖物的襲擊,村中男丁為了爭取時間讓婦孺逃走,拿起武器和妖物戰鬥,妖物雖然數量不多,但是每隻妖物都有金剛不壞之身,一般武器完全無效,村中所有男丁不消一刻就被屠殺,逃跑的婦孺被妖物生擒。

妖物將捉到的婦孺先關在一個巨大地洞中,不見天日的環境下夾雜著悽厲的哭泣和哀號,每天都會有新的婦孺被關進來。被捉的成年女子會一個一個地被妖物押出去,過了不久,女子的求饒聲和哭泣聲此起彼落,同時有幾把男性的奸笑聲在地洞中不斷迴響,直到女子的聲音消失為止。

被捉的孩子們由妖物押解下送到一個寒氣迫人的地方,周遭都是冷冰冰的鋼鐵,孩子們在這裡必須進行殺人訓練,每天要殺一個人才可以吃飯,妖物聲稱只要殺夠了一百人後就會被能出去。男孩第一天就受到其中一個孩子的拼命攻擊,他情急之下用手強行掐死那個孩子,親手殺害一個無辜的生命。當天這位男孩沒有吃飯,只是默默地哭泣,默默地憎恨這個世界。到了第十天,男孩已經失去思考的動力,每天像殺人機械般殺害別人,直到第一百天的來臨。

第一百天,他和一些孩子被帶到一個很多床的地方,妖物將孩子們綁起手腳,放在床上,有幾個手持不明工具的人走進房間,向其中一個孩子施行粗暴的機械植入(Half Golem制作),男孩看見這一幕,心中失去了生存的希望。眼前的孩子相繼被植入機械,有的痛苦過度而死,有的捱過痛苦後卻變得瘋癲,由妖怪強行押起,現在只剩下他一個,他閉上眼睛的力氣都沒有,只是安靜地面對。

過了不久,他被一個人拍醒並解開繩索,男孩起來一看,整個房間的妖物消失了,另外有幾具屍體橫臥在床邊。而身邊的眾人,自稱是「十拳劍」的組織,是其中一個信奉天照大神的武士義軍。

「你叫什麼名字?」其中一個武士帶男孩走出地洞後問。
男孩在感受到天上太陽的溫暖,心中已經熄滅的生命之火重燃,久違的淚水慢慢流下。
「南......光太郎」

男孩選擇跟隨十拳劍學習成為武士,信奉天照大神,以身守護明治,直到男孩成年後,向十拳劍道別,踏上成為武士的新一階段修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9

主題

3645

帖子

8405

積分

COC版主

天殺的變態女

Rank: 8Rank: 8

積分
8405
發表於 2014-9-2 08:12:5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mugi 於 2014-10-4 12:51 編輯

Character: 茶葉蛋(拳B)
Race: half Orc (正常係)
Age: 15
Gender: Male
Class: fighter1
Alignment: cn

已得到玩家攻比受更有福批准入門

蛋家養子,要說收養,也不是由蛋家主動, 10年前某一天,這家大頭蝦的家人發現最近的伙食消耗得特別快(其實係生意差想發難渣),蛋爸爸把蛋家的孩子,大房二房都叫出來點人頭,鞭打一輪才發現少了一個魚旦,多了這麼一個小子,小子食量驚人,為正常半獸童3倍,根據小子所言,自己於半年前於蛋家落腳,平時打掃,燒飯,都是由他一手包辦,蛋爸一看,家中果真比以前整齊多了,用手指一掃餐桌,一粒塵都沒有。又問小子從何而來,小子支吾半天,原來是對面山拳家的么子,哥哥吾比買玩具,就離家出走,蛋爸心想,拳家當主報應到,殺了拒老豆拳霸,又有長子拳風當家,用埋啲魔法師,術士等邪門外道係拒打拼(姦淫擄掠)時阻頭阻勢,到唸住從良開個茶樓做下生意,混小子居然..居然給附近的地全部買下來做孤兒院做學校!蛋爸茶樓生意的如意算盤給打住了...而且仲要每天忍受啲細路係度嘈嘈閉!OK,蛋爸心想,家下我有你細佬係度做人質,遲早我要用你細佬隻手,將你打殘!食蕉啦!拳風~!同我鬥?!你飲多幾年奶先啦~! anyway,拳B在5歲時留在蛋家,蛋爸特地為他舉行改名祭, 謂之茶葉蛋,茶葉蛋每天做家務,有飽飯食,有玩具玩,10歲時哥哥們仲帶佢去"成為男人",每天快活非凡,
直到有一天, 在街上遇到哥哥拳風, 拳風大哥廋了很多... 茶葉蛋此刻風流, 小時候的氣都消了,就上前打招呼,大哥一知道他是拳B馬上狠狠地抱著他, 流淚滿面: 弟弟!我終於找到你了!你去了哪裡啊! 2人到茶樓相聚,拳風大哥指殺父仇人懷疑是蛋爸,苦無証據,無法將蛋爸告上公堂,當年他貼街招,叫兄弟尋找拳B,動用所有人力物力, 都無法找到拳B. 拳風大哥差一點就想賣了孤兒院..但一看到一眾孩子, 他實在於心不忍啊!
茶葉蛋聽罷, 終於明白自己為何討厭哥哥.
哥哥一直,都是偽善者. 然後支吾半天,答應幫哥哥找到蛋爸殺父的証據, 回家後,不知是哪來的風聲,蛋爸知道兩兄弟相會了! 線眼更講話茶葉蛋答應其兄找尋殺父証據! 當晚的氣氛很不尋常,晚上更有人要暗殺他!
茶葉蛋連夜逃亡,終達加蘭斯. 跟皮蛋一樣,是帥到無倫的半獸人,但講話不討好,討厭偽善者,內心不討厭蛋爸

對宗教態度:
雷教:矮人教,氣場夾
托爾教:智障兒
治療教:偽善君a,妖,教會,醫人呢啲大善咪又係要收錢
太陽教:偽善君b,但又受過其信眾恩惠

Kenneth 發表於 2014-8-25 10:42
各有前因莫羡人,角色做過D咩,其他人點睇都係相對的

獨唔獨食唔只係alignment問題,更重要係角色性格 ...

正話返工之前電話無電, 打左好長篇野,無曬=0=
好啦..我PLAYER都唔介意公開以下資料比PLAYER知,
我PLAYER完全接受唔同角色接觸到佢果時比既**實際反應**


葉蛋性格為何?

一, 正常男仔,好勇鬥狠, 好風光,另外性格唔討好, 真係幾靚仔都無用, 所以, 波, 小張反應係正常, 一拳對佢來講係*好怪*, 同哥哥拳風一樣, 長氣, 煩, PLAYER要同數字ADAM講, SORRY..你要明白,佢被追殺,係因為佢哥煩煩煩煩煩,煩到佢應承要幫手搵殺父仇人, 如果佢阿哥唔出現, 佢會係蛋家繼續風光, 然後18歲出來冒險&修行

二, 愚忠, 佢養父唔係好人, 而且仲追殺緊自己, 但到依家佢都唔恨殺自己老豆的養父, 而恨平日做好事做得多的哥哥, 我同PLAYER攻比受有傾過, 蛋父豪爽, 過一排會唔記得仇恨, 同其他同行係殺來殺去的關係, 只能講茶葉蛋是承繼左養父的想法, 到依家仲想緊方法討好養父


茶葉蛋為什麼會出來冒險?
如果只要逃避追殺既話,搵個深山隱居就可以,比黎拋頭露面咪仲易比人知佢係邊?
如果為了報仇出來練功,如果唔駛人幫可以報到仇當然係好,但駛唔駛搵人幫茶葉蛋處其他事先?
查野,搵人,處理仇人身邊既人等,茶葉蛋真係唔駛朋友,自己一個就攪得掂?

搵唔搵深山, 要視乎角色, 性格不能獨居,就是不能獨居,
我永遠會記住, 茶蛋在一個大家庭成長(即使不是親生), 即使性格孤辟又欠扁,
突然去深山, 都會悶死, 無女人無錢無地位,點忍AR~?
另外我心目中的茶葉蛋唔去深山都有原因, 首先佢知自己就算去到深山, 三日都即時會出山, 然後養父本行係山賊, 聽聽埋埋都知山有危險, 明知山有虎, 尚向虎山行?
至於報仇, 問題就在於茶葉蛋唔係想報仇, 唔想同兄弟姊妹打..
所以係的確佢會去搵同,會去交朋友,同養父冰釋前嫌..
我個人**PLAYER**認同佢未必識到GOOD既朋友..

我自己的SETTING係佢會小心觀察其他人,
唔知點解埋身既佢會避開,
但有小小距離但份人OK既冒險者/豪爽既冒險者/有親切感既冒險者佢會痴埋去,
可能我PLAYER扮演呢方面無甘好LA~~

我比佢既底線
首先, 老世要知佢咩名, 佢會開名(頭尾兩個字),
第二, 佢會盡量避免同啲唔太熟的人介紹自己, 城內更加添..
所以講緊, 其實即使大家當場唔問佢叫咩名,我指用追問既形式黎問佢, 去到見到受害者果時佢都會講名嫁...

Tea egg (茶葉蛋/拳B)

Half Orc Male Barbarian2/ Fighter1; CR ?
Medium Humanoid(Half Orc); HD 2D12+1D10+12 (38hp);
Init +1 (dex +1); Spd 40ft.;
AC17, Touch 11, Flat-footed 16 (+6 bended mail , +1Dex);
AC19, Touch 11, Flat-footed 18 (+6 bended mail, +1Dex, +2 Shield, Heavy Steel)
AC21, Touch 11, Flat-footed  20 (+6 Bended mail, +1Dex, +4 Tower Shield)
Base Atk +3; Grp+7; Trip Atk +7 Trip Def ?;
Atk Melee +7 (2d4+6, Crit 20/x2, Chain, Spiked, -)or
Atk Melee +7 (1D8+4, Crit 19-20/x2, Longsword,-)or
Ranged +3 (1d8, Crit x3, Longbow, Masterwork)
Face/Reach 5Ft. / 5Ft.;
Special Abilities and Feats: Fast movement, illiteracy, rage 1/day, Uncanny dodge, Armor proficiency (light),
Armor proficiency (medium), Armor proficiency (heavy), Shield proficiency, Tower shield proficiency, Simple weapon
proficiency (all), Martial weapon proficiency (all), Exotic Weapon Proficiency [Chain, Spiked], power attack,clave,

AL CN;

CV Fort +7, Ref +2, Will +0;
Str 18, Dex 12; Con 18; Int 12; Wis 10; Cha 10
Age 15, Height 6'5", Weight 190lb, Eyes: Dark Red, Hair: Red, Skin: Light Gray Green, Vision: Dark Vision.
Alility Increase: - . xp total: 4000.
Skills: Balance +2 (1 Rank), Climb +5(1 Rank), Jumb +6(2 Rank), Listen +4(4 Rank), Spot +3(3 Rank), Surivival +2
(2 Rank), Swim +6 (2 Rank), P.Cook +2 (2Rank), Common reading +1 (1 Rank)

Languages: Common. Half orc.
Processions(Magic item): -
Processions(Normal):
Chain, Spiked(SE), Longsword (SE), Bedroll (SE), Sack (SE), Flint and steel (SE), Backpack (SE), Waterskin (SE),
Shield, Heavy Steel(SE), Chain Shirt Armor(SE), Longbow(MW) , light brown Cloak(with Pink lining), Torch x 3,
Rations(few).

Cash: 217.25GP+100GP GEMS+50GP+302gp+2PP+1126.42gp+986.14 GP
小龍搬家...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44

主題

2708

帖子

8781

積分

TDH GM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8781
發表於 2014-9-3 11:51:31 | 顯示全部樓層
Name:Steel Blacksmith 鋼.卑斯墨
Race: Dwarf
Alignment: LG
Class: Fighter 1
Deity: 雷神西奧
外表:
棕紅色的頭髮和鬍子,紅色的眼睛,左眼有一條由巨斧造成的傷疤

性格:
忠厚老實

鋼.卑斯墨,生在一個雷神山的鐵匠世家,家中信奉大神西奧。鋼有三個弟弟金、銀、銅,由於大家的年齡相差不大,兒時都大夥去玩,大夥幫父親打鐵,大夥習武。在村中也是比較有名的四兄弟。

鋼自知愚鈍,不像其他兄弟般聰明,於是努力將自己訓練成為卑斯墨家的鐵壁,造就力量、敏捷和堅韌並重的矮人戰士,將矮人戰斧和斧矛的力量完整地發揮。

鋼成年時剛剛是第二次矮人戰爭的開始,身為雷神山的兒子和大神西奧的信徒,卑斯墨四兄弟帶著父親親手打造的兵器和盔甲,趕上矮人戰爭的戰場。
鋼在矮人戰爭中隸屬步兵的一員,在軍中靠著力量和快一步的速度擊殺獸人,在軍中取得一定的名聲,但在其中一次的小型戰中,鋼和對方的獸人小隊隊長陷入苦戰,鋼在戰鬥中被砍中面部,鋼雖然披著血,但卻激發最大的憤怒和力量,將獸人隊長砍下首級,在戰場舉起獸人首級嚎叫,嚇退其他獸人。鋼堅持到眼前的獸人逃去後才頹然倒下。

身為一位軍人,在戰爭完結後回到家中,過了一年的鐵匠生活後,眼見自己的肌肉開始鬆弛,意志開始沉淪在戰後的安逸,決定向父親表明心跡,希望出外好好訓練自己,成為一個有能力保家衛國的矮人。經父親同意下,鋼帶著戰時的戰友殘舊的矮人戰斧、長弓和盔甲下山,進行自身的訓練。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307

主題

1萬

帖子

2萬

積分

TDH GM

God of Excel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27682
發表於 2014-9-8 15:19:44 | 顯示全部樓層
Player: Kenneth
Character: 戴域侯活 (Derek Howard)
Race: Human
Gender: Male
Class: Cleric 1
Alignment: TN


背景:

戴域侯活出生自萊斯領中一個普通的農民家庭,讀書時成績尚可,然而,由於舉止彬彬有禮,被老師推薦到萊斯城火教中學習外交禮節,戴域從此接觸一個全新的世界。

戴域進入火教成為一個見習教士,除了外交禮節以及談吐外,戴域同時需要學習火教的教義,以及一些強身健體的防身功夫。

與人為善的性格,使戴域可以和不同性格,不同態度的人好好相處。受火教的教誨,戴域希望為火教出一分力,想到身為火教教士,最重要的工作當然是推廣火教給廣大的民眾,令他們感受到泰爾的偉大。

然而,火教一般與人感情充沛、熱情、衝動以至易怒的感覺,當戴域思考如何實行推廣,實在不知從可入手。經過仔細推敲,戴域終於整理出思路:首先,要不經意的令身邊的人感受到泰爾的偉大。另外,不要以對方的生活態度,所言所行所想去判決一個人,甚至去否定一個人,因為泰爾偉大之處,就是包容所有人,好人,壞人,守法的人,犯法的人,只要他們信奉泰爾,不論他們是個什麼人,泰爾必會接納他們,因此,不論是什麼人,都要給機會他們信奉泰爾,但是,世上的人都是功利的,所以只以口述泰爾的偉大,他們未必會理會,這時,可以向他們展示泰爾的力量,好等他們知道泰爾真是會幫到他們。

但是,戴域又想到當傳教時遇到障礙,例如有人來攪局,甚至用武力阻止應如何應對,戴域考慮了良久,亦得出了結論:首先,會用從教會中學到,用外交的的方式來處理,但當遇到有人冥頑不靈,強用武力來攪局的話,便要運用泰爾賦與的力量來擺平。

不久,戴域得到了准許,拿著教會提供的裝設,離開萊斯城火教教會,見識外面的世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22

主題

1萬

帖子

2萬

積分

TDH GM

第六天魔王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23303
發表於 2014-9-8 16:16:0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Dainherbs 於 2014-12-18 16:12 編輯

Player: 賢
Character: 莫斯提馬.傳奇 ( Mastema.Legend ) - 捍匪
Race: Human
Gender: Male
Class: Ranger 1
Alignment: CG


背景:

一個失憶的男子, 醒來後, 帶著復雜的心情跟著平民前住城市, 希望能獲得一些失憶前的頭緒.
可是一路上所聽到的卻是平民的辛酸.
怪物, 山賊, 冒險者這等等平民既災星...
其後有一種感覺湧上心頭, 捍匪 ! 印象中我應該係一個捍匪 ! 係一個專門搶 怪物, 山賊, 冒險者 財富既捍匪.
好 ! 就當捍匪, 做我行我素既捍匪 !
命が繰り返すならば 何度も君のもとへ
欲しいものなど もう何もない
君のほかに大切なものなど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HKTRPGC  

GMT+8, 2019-7-22 11:58 , Processed in 0.18796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